从北美四大联盟复赛,看疫情下的政治博弈 | 萧深专栏

作者:萧深 2020-08-06 0 0

640.jpeg

编者按:北美四大联盟复赛、曼城上诉成功、沙特财团收购纽卡斯尔联失败......一系列的体坛风波背后,也引发了众多基于公共议题的大讨论。而这些深度关联着政治与经济的角力,也将影响深远地进行下去。


体育和政治无关?别再自欺欺人了。



ECO氪体专栏作者 / 萧深



长久以来有一个著名的说法,叫做:体育和政治无关。


这种说法产生的原因先不深究,但它在「战略忽悠」上的威力,倒是直追我国某位知名局座。沿着这个思路走,很多问题永远都找不到答案。


比如,「北美四大联盟复赛」、「曼城上诉成功」以及「沙特财团收购纽卡斯尔联失败」这几个争论很多的事情。


所以,这篇我们「破例」聊聊政治。因为最近全球几个重大的体育事件,本质都脱离不了政治。


先重点说美国。


北美四大职业体育联盟「复赛」,不仅是体育大事,更是美国经济的大事。不少人也都明白,「复赛」走到目前骑虎难下的尴尬境地,并不是这些比赛的相关保护措施出了多大漏洞,而是美国整体的防疫形势极为严峻所致。但很多人未必清楚的是:美国此次防疫之所以如此糟糕,根源在于今年的总统选举,更在于这次总统选举具有极大的特殊性。


640.png

注:北美四大职业体育联盟复赛时间 


四年前,特朗普击败希拉里入主白宫。从选举策略看,是他在几个摇摆州获得关键胜利。但究其根本,是「克林顿 - 希拉里」这个政治集团自己出现了严重问题,导致FBI在选举重要阶段启动的调查(FBI主要为了自保),让希拉里在选情领先的情况下被逆转。


特朗普执政四年,除了推特治国、大统领、懂王、建国同志这些形象深入人心远播海外之外,搞得相对成功的终究还是老本行——经济。他甚至不惜打破美国总统不与股市走得太近的惯例,目的就是要把股票的上涨(美国人财富的增加)作为自己最大的政治资本。


如果疫情没有爆发,美国经济持续向好,「大统领」连任的悬念其实不大。但病毒来袭,特朗普在方向判断上犯了大错。先是为了不影响经济(不影响自己的政治资本和家族财阀利益),错过封闭管理延阻疫情的宝贵窗口;之后又为了经济能够快速恢复,过早解除隔离限制,导致疫情再度抬头。


事实上,美国的防疫已经彻底失败。失败的根本缘由不是美国的医疗制度,也不是「美国人太热爱自由」,而是以特朗普为首的白宫所制定的宏观战略错误。


对这一点,美国总统特朗普本人,其实也是心知肚明。


640-1.jpeg

7月12日,特朗普首次公开场合戴上了口罩 


他虽然「贪利」,但不是傻子。因为他理解,怎么通过在选战中打「中国牌」来争取选票。包括他多次公开宣称不用带口罩等看似荒唐的行为,也不是因为一个国家的总统真的仇视他国,连基本的常识都忘记了,而纯粹是为了迎合及煽动选民,出于选举策略和经济利益的考虑。


但无论多么高明的选战专家,都不会料到「乔治-弗洛伊德事件」的出现,将会对整个时局产生如此重大的影响。


乔治-洛伊德事件」和疫情所带来的停工、停产、停学结合,经过各种政治集团的介入,产生的威力极为惊人。加上美国人民对失业和降薪不满,又没比赛可看(体育确是美国民众头等大事之一),上街游行的人们一浪高过一浪,反过来又使得疫情更为严重。


640-2.jpeg

延伸阅读:美帝在沉睡,体育在流泪 | 专栏 


几乎每个美国政要,都清楚地知道弗洛伊德的悲剧和特朗普并无直接关联,因为这是美国社会累积已久的问题,但特朗普的选情却因此受到致命影响:


- 第一,美国本土感染人数急剧上升,一百万和五百万是完全不同的概念(到大选时甚至可能上千万),身为美国总统的特朗普难辞其咎;

- 第二,本就单薄的选民基础,进一步被削弱。


讲到这里,我们要再了解一下,美国总统大选的重要原理。


事实上,美国总统的选举投票率,常年来居低不下。很多美国人根本就不出来投票,反而是几个绝对规模不算很大的群体,特别能嚷嚷、特别能战斗、特别能投票。于是,争取这些群体的选票就变得特别重要。例如,这些群体当中的「福音派」,小布什能够当选总统,他们就是主要选票来源,如今派」也成为了特朗普的铁杆。


而特朗普则是典型的少数派当总统,和小布什当年战胜戈尔有相似之处。他的票源主要由四部分组成:犹太商人、军工集团、福音派、保守派(部分)。关于美国的保守主义,我在之前ECO氪体一篇文章中曾经提及,源起于戈德华特,成就于里根,在小布什时期达到巅峰。


640-3.jpeg

延伸阅读:南拓西进的美国体育,布什家族的沧桑百年 | 萧深专栏 


福音派虽然被视作美国保守主义运动的一部分,但和保守主义其他流派也有不同。福音派在反禁枪、反堕胎、反同性恋、反增税等方面主张尤为激烈,而南部和西部的保守派,以及共和党相对温和一派的主张,大家就更是各不相同。


所以,如何平衡内部各个不同的声音,向来是共和党的大问题。小布什当政时期,由于他吸取了老布什的教训,共和党中的各个势力还能够维持团结。如今到了特朗普,共和党乃至保守派内部早已分裂。比如布什家族就多次批评特朗普,甚至不投票给他。


而经过这半年的折腾,分裂趋势进一步加剧。这意味着一部分中间选民也有流失的风险,特别是总统大选咽喉要地摇摆州的选票,很可能会全面倒向民主党——这也就是民主党的核心派别为何要在党内初选推出拜登,然后全力「做掉」桑德斯的缘由,因为过于激进的桑德斯不利于争取中间派及分化共和党。对比之下,拜登未必多有能力,但他可以团结的势力,是要多于桑德斯和特朗普的。


如今在疫情的「助推」下,不仅中间派很多倒向民主党,而且深受疫情伤害的老年人和少数族裔也开始成为民主党的支持者。特别是之前投票率低的群体,这次也可能会出来给民主党投票,极大程度抵消掉投票率高的福音派,形势对特朗普已经空前不利。外加上,在过去四年的任期内,这位「大统领」得罪的人实在太多,深恐选举失利就会被清算,所以现在只能无所不用其及。


统算下来,特朗普还想要争取更多选票的话,大致还剩三招。


一个是疫苗的研发。可以肯定,无论美国如何乱搞,这件事都不会耽误。如果疫苗赶在大选之前研制成功,确实可能起到给特朗普助选的作用。但科学不归推特指挥,把宝都押在疫苗上显然不够。


另一个是继续打「中国牌」。比如最近美国针对TikTok的一系列动作,就是针对中国的高科技和互联网企业大做文章。但特朗普在这件事上的意图和美国的建制派并不完全一致,他的短线考虑要远多于长线。其主要目的,还是为了争取互联网界的选票。


还有一个,就是用各种方法搅乱局面,期待拜登能够主动犯错或者国际局势发生重大变化。例如特朗普最近围绕「推迟大选」的各种言论,就是基于这种考虑。


但无论如何,一定要明白:特朗普现在所有的「骚」操作和「浑」操作,都是以争取选票为核心的。以四大联盟为代表的美国体育,既对经济十分重要,又在文化生活中不可替代,怎么可能不成为特朗普推动社会复苏从而打赢选战的重要一环?


640-4.jpeg


所以,他在疫情蔓延之初,就约见了几个重要体育联盟的一把手,不断强调要尽快恢复比赛。同理,还可以参考他一直呼吁的学校复课。


之前不乏有观点认为,体育再重要也重要不过健康。但这很可能只是我们普通人的视角,政客们的立场完全不同。更何况,美国职业体育球队老板的政治属性要比欧洲高得多。其中很多人都和两党有各种斩不断的联系,球队老板只是他们的一个社会身份而已,指望他们完全从体育角度看问题,真的不现实。


说到底,美国职业体育本来就是大资本和高消费的综合体。像这样庞大的机器,让它完全停止运转,经济风险和社会风险确实太高。也正因为美国体育产业实在太大,涉及的相关环节和利益团体实在太多,也不可能真的有人能让它彻底停下来。


更麻烦的地方在于,即使「不聊政治」只看体育,问题也非常棘手。


还是以四大联盟为例,NBA和NHL搞集中隔离式的复赛,防疫相对容易,这个赛季支撑过去问题不算很大。而MLB用的则是「空场」主客场制复赛,也就注定了随时会被疫情打乱计划。但是,NBA和NHL的集中式复赛也是当下的权宜之计,下半年将要开打的新赛季,无疑将比这赛季更加艰难。


注:截止到8月4日,马林鱼队疫情爆发,自7月27日之后未参加比赛,打乱了MLB东区赛程;而圣路易红雀队的确诊感染数也增加到13人,联盟已迅速喊停红雀与老虎的4场系列赛。此外,NFL也有50多名球员已经宣布退出新赛季。


更为微妙的是美国体育核心中的核心——NFL。


首先,NFL球队规模大,不可能集中打比赛;其次,虽然NFL比赛场次少,旅途感染风险低于经常要连续客场作战的MLB球队,但他们又很难接受空场比赛的方案,整体感染风险反而更高。


更为特别的是,NFL和大学体育联系最为紧密,球员完全依靠大学供应且需求量极大。一旦处理不当,有可能产生疫情连锁效应,甚至打破长期运转的体系。


因此,从某种程度上说,站在美国总统大选背景板下的四大联盟,就和站在特朗普身边的福奇博士一样,眼神里似乎总是流露出一种无辜和无奈。但他们本来都是庞大利益集团中的成员,根本没法置身事外。


640-5.jpeg

7月23日,福奇博士佩戴口罩为MLB开球 


说完美国,我们再来聊聊欧洲。


不要认为政治和体育的强关联只出现在美国,其他地方亦无本质区别——欧洲联赛的种族歧视问题自不必说,很多足球流氓早就和极右翼团体藕断丝连。如今在欧洲集体向右转的政治浪潮下,甚至有可能登堂入室。比较讽刺的是,各大联赛可以打标语拉横幅,让种族歧视滚出球场,却没办法阻止支持这种观点的政党进入议会。


而沙特财团收购纽卡失败的事情,深究一层,便是沙特和卡塔尔之间的冲突,在体育层面的一次延伸。


这次收购角力的背后,有逊尼派和什叶派的矛盾,有美国和沙特这两年的貌合神离,也有美俄、美土、俄土等大国之间的复杂关系。最终,卡塔尔能够成功阻击沙特财团,固然因为沙特被拿的把柄多、卡塔尔手段活,但更离不开卡塔尔这几年成功靠拢美国的国际背景。


640-1.png

延伸阅读:深析纽卡收购告吹:交易终止,谁是「内鬼」?| 点点专栏 


哪怕,就是曼城上诉成功这样政治意味已经不算很浓的事情,其实也脱离不了政治经济和国际关系的大框架。「曼城天价律师团」的瓜吃吃就好,跨过中东资本的力量与博弈,值得思考的要点在于,一个跨越欧洲足坛的财政公平法案想要顺利实施,本来就是难上加难。


微观来说,欧洲足球搞不出四大联盟那样的工资帽,是因为其资本构成和利益分配与美国截然不同。说得夸张一点,美国的老板们多数穿的是一条裤子,有矛盾也属于党派内部分歧;欧洲的老板们鱼龙混杂,大量的外国资本逐鹿足坛,背后有着各种各样的势力在支持,目的和手段也各不相同,如何才能够形成方向和利益的一致呢


而宏观来看,欧洲之所以要借助外国资本,恰恰是因为他们自身的力量已近枯竭,不能像美国那样依靠单一市场生存。


诚然,欧盟提供了一种还算可行的组合方式。但欧盟之间的强弱差别无法填平,德国和希腊这样的国家长远来看无法走到一起。比如欠债不断的希腊,在统一的欧元区下,只有财政政策而无货币政策,国家的金融安全都不能得到保障,又怎会同心同德?


所以,连欧盟都解决不了的问题,指望欧足联一个FFP就能摆平,显然是不现实的。


国际足球,本身就是体育政治斗争最激烈的舞台之一,各家都无法置身事外,就看如何有效利用游戏规则,或者必要时更改规则。例如当年国际足联主席布拉特倒台,就是美国掀翻桌子的结果。


面对当今错综复杂的国际环境,以足球这样的主流大项为代表的体育,在特定场合下发挥的作用将会越来越大。不管国与国之间或打或拉、若即若离,体育都会是保持联系的重要纽带,这是历史大势不可逆转。


所以,我们不必过于担心政治介入体育,更不必忧虑别人打所谓体育牌来针对我们。相反,我们应该好好思考的是:当对方出招的时候,自己手中,究竟有什么底牌可打呢?



640-2.png

题图来自Financial Times

本文编辑 / 殷豪男

点击下方链接,收看更多萧深专栏

-《传奇还是骗子?「我们」该如何评价阿姆斯特朗
-《从英冠到欧冠,Sky和BT的不列颠铁王座之战
-《世界上最像战争的体育比赛里,藏着现代体育的三个奥秘 | 萧说超级碗》
-《爆发的疫情,逝去的科比,讲不完的迈阿密体育往事 | 萧说超级碗》




关键字 : 赛场内外 美国体育
0
0
  • 关注微信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