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俣:投身体育旅游,我的坚守与感悟 | 体育留学人

作者: 吴嘉伟 2020-08-28 0 0

13天 横跨5700英里, 自北向南独自驾车游览美国东海岸、乔治亚至黄石公园,在美三年, 刘俣的足迹遍布美国40个州60多座城市。

带着求知的心态多学多去感受这个世界,也是在那时刘俣爱上了户外运动,他说户外运动挺能磨练自己。回国后,他把热爱变成了自己的职业,全身心投入。

在与他共同回忆留学的美好经历中,我所能感受到的,是自由与坚持。

文/ 吴嘉伟

编辑/ 玛丽

01

投身体育旅游,疫情下的坚守

晚上十点多,在忙碌一天后,刘俣回到家里。

从2018年开始,他所在的公司业务拓展了体育旅游,覆盖了专业性强、耳熟能详的多种户外运动。有我们常见的徒步运动,也有山地车、皮划艇、定向越野等,甚至包括白水漂流、低空运动这些更为垂直的小众项目。

他的工作就是要把这些专业性极强,甚至只在专业赛事中出现的户外项目难度降低,改造成适合于大众参与的旅游产品,并让用户可以在参与户外运动的过程中,同样体验到沿途美景。

在他看来,用户对体育旅游的需求在扩大,除了旅行观光等传统诉求以外,用户还希望能够在旅游的同时寻找到有体验感、运动感的内容,户外运动的确是体育旅游产品中非常好的选择。

“我们发现中国体育旅游市场发展比较快,现在的用户尤其是年轻客人比较排斥传统类型的旅游方式,他们对景区新鲜感的内容体验更感兴趣,市场潜力还是很好的。”

以赛事总监身份出席2019阿勒泰探险越野赛开幕式的刘俣

经过几年的市场培育,通过各种方式推广宣传户外运动体育旅游,公司逐步收获市场成效。他认为体育旅游的市场需求已经形成,关键还是在于运营方式,以及如何找到产品的目标用户。

“今年因为疫情的原因,行业短期会受到影响,虽然客观原因我们无法避免,但我们依然可以欣喜地看到市场发生的变化,长期来看,这个市场需求还是比较大的。”

实际上,根据疫情形势,刘俣也率领团队通过及时调整产品策略,来应对市场变化。在很短的时间, 就把北京怀柔黄花城水长城景区的营地打造完成。

在这过程中,北京很多用户对公司户外产品的咨询及参与,也给团队带来了信心。

“新营地的筹建中,其中有咨询出团旅行的,也有了解是否有针对个体的户外运动产品,我们也通过邀请老客户和同业考察团形式完成了一些项目试运营,都得到很好的反馈,这也让我们认定了坚持做下去的价值。疫情的影响,只会限制我们的速度,但不会限制市场的需求和发展。在新疆喀纳斯之后,包括重庆武隆、湖南张家界、浙江千岛湖,都有很大的市场潜力。”

但户外运动产品市场需求扩大的同时,也有一个问题存在,那就是过于专业性的户外运动是否会提升消费者参与的门槛。

针对这个问题,刘俣说因为行业对从业者的要求以及技术门槛比较高,其实是降低了消费者和用户参与的门槛。

“我们在产品开发过程中,除了降低户外运动的专业难度,还会结合景区当地的民俗文化,使得用户在参与户外运动的同时,也可以体验当地的自然风土人情,了解当地的历史文化。针对青少年还会开设自然博物和天文观测等项目,加入自然保护课程等。”

他还补充到,这也是市场的实际需求,推动我们去把户外运动面向大众更广泛的人群,如果专业性太强,自然会损失一些用户。相反在专业内容上加入普适的旅游文化内容,也让用户在参与户外运动的时候,能够体验到常规的旅游项目,产品的市场空间反而会更大。

“最开始在喀纳斯做比赛的时候,真的被当地的美景震撼到。到现在我都认为新疆是中国户外资源最好的地方,我们也在讨论是否可以把喀纳斯做成像新西兰皇后镇一样的顶尖户外运动小镇,这的确是一件挺酷的事情。”

02

工作经历、推荐信,助他成功留美

说起留学美国的原因,刘俣坦言没有想太多,只是因为工作一段时间后,特别想体验一下国外生活,赶巧当时时机也不错。

“当时想的就是利用这个时间好好出国看一看,做出这个决定的时候已经快十月份了,我在十一后办理了离职,全力冲刺英语考试,因为年底的时候基本快结束留学申请了,我必须用非常短的时间提供英语成绩,当时考得并不太理想。”

观战雪城大学VS杜克大学NCAA男篮比赛的刘俣

这其中还要感谢我在北体大的老师们,通过他们,联系到了雪城大学体育法学教授John Wolohan,他是美国体育法学届专家,当时他也到我们学校开过讲座,也正是因为他的推荐信,加上我的工作经历,雪城大学最终录取了我。

“其实回过头看,我备考、申请学校的时间很紧张,英语成绩也不是特别好,但我觉得有些美国高校也很看重工作经历,加上推荐信的作用,这也是我最终成功去美国留学的原因。”

刘俣代表中国队参加亚特兰大亚洲杯

到达美国在雪城待了一年后,刘俣又在亚特兰大待了两年,回想起这段异国经历,他坦言自己的生活状态发生了很大改变。“去美国之前,我是一个非常循规蹈矩的人,什么事都按照计划一步步做好,认真工作,然后成家,就是这种感觉。在美国的时候,我心态比较放松,突然只想为自己活一两年,我什么都没去多想。 ”

在美国的学习生活中,他会利用节假日时间出去旅行,在美三年,他自驾了40个州60多座城市,也正是在那个时期,他开始接触户外运动,并从此爱上了户外运动。

“事实上,我当时就是抱着想出去看一看,长长见识的心态去的美国。也从来没有想过美国的学习经历能给自己带来什么,也没想过会不会留在美国。在我看来,美国留学的这段经历只是我人生旅程中非常普通的一站,我只是在一个特定的时间段出去看看而已。”

他自认为那几年自己算是活得比较潇洒,没钱了就打工挣挣钱,有钱了就出去玩。在美国的生活基本就是上学工作,然后业余时间踢球,精力还特好,一周还能踢上5次,包括参加各种户外运动。

在美工作时,刘俣参加POINT3 Alpha Summit(全美篮球教练销售代表峰会)的合影

“漂流、徒步、露营,包括皮划艇这些项目我是在到美国之后才开始接触,喜欢户外运动的人,我感觉都挺喜欢磨练自己。比如在长距离的徒步中,我特别喜欢与自己对话的这种感觉。”这段留学经历带给刘俣不一样的世界,也让他最终清楚自己应该追寻什么。

03

出国留学,学会走出校园、走向社会

如今刘俣回国后,他把在美国的爱好与习惯都带回了国内。他也清楚地知道现代人在北京这些大城市生活,压力很大,但不管怎样都要找到自己的生活节奏和空间。

刘俣和妻子一起参加岗什卡越野赛

结婚成家后,虽然压力变大,也不会再像以往在美国留学生活时那么“做自己”,但 他说至少仍在坚持和尝试新的事物,保持过往的运动习惯。

看着学弟学妹飞跃重洋留学,作为过来人,他说其实不用带着过强的目的和计划去留学,毕业的时候总会面临选择,不管是继续深造还是走向社会,先开始别去过多考虑将来完成学业后一定会怎么样,或者一定要做什么。

“我没有把出国留学当成一件特别大的事情,出国留学只是帮助我认识了一个新的环境,见识了不同的新鲜的事物,我就是抱着这种心态去的。”

他还诚恳地说到,我到现在也认为中国有自己的优势,不管是出国深造还是在本地求学,有能力的人,走到哪里都可以生活得很好,这不是环境所决定的。出国留学带着过重的心理包袱和功利心,最后的结果不一定很好。

刘俣被NFL亚特兰大猎鹰圈粉,连续两年买了球队季票

他也提到,国外的学业并不轻松,大家会依然关注GPA、实习这些硬指标,也会考虑毕业之后怎么办。

应该意识到,重点还是在留学的过程中,是否做好了走向社会心理准备与相应能力的具备。

在国外学习的过程中,不要只顾着学习,新的人文社会环境也是需要花时间去体验的,要敢于走出校园环境,不要只接触学校的人。这是刘俣的一点感悟。

“我在亚特兰大的时候,通过加入各种球队与户外运动社团,让我接触了更多行业的人。我的待人处世,社交能力也更强了,这也是在美国留学时收获的重要价值。毕竟我们终究会走出校园,走进社会。”



关键字 : 体育人才
关键词: 体育人才
0
0
  • 关注微信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