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冬已至,曼联还有余粮吗?| 财报解读

作者: 橘猫 2020-11-05 0 0

640.jpeg

如果不是欧冠两场酣畅的胜利,目前2胜1平3负仅积7分列英超第15名的曼联,恐怕受到更多的口诛笔伐。然而,场上失意的「红魔」,场外的运营工作也遇到了一点麻烦......身为商业鬼才的「三德子」艾德·伍德沃德,这次能否帮助球队力挽狂澜?



特约作者:橘乐 CFA/CPA

编辑 / 殷豪男



曼彻斯特联于近日发布19/20年报,受疫情影响,俱乐部年度营业收入大跳水,下滑金额高达1.18亿英镑。


俱乐部自14/15赛季以来第一次亏损,曼联的管理层却稳如泰山——财年最后一个季度分红1,200万英镑。「家底」之厚,常人难及。


640.png


注明:由于这份年报的报表截止日为2020年6月30日,彼时19/20赛季的英超还有七轮未打,剩余的欧战淘汰赛也未进行,年报并没有包括这部分收入与相应成本。



01

关于营业收入


640-1.png

作为世界上最富有的俱乐部之一,曼联的营业收入近年一直高居德勤足球财富榜前三,不过上赛季缺席欧冠让红魔守住名次的难度陡增。


管理层曾在疫情前预测19/20财年营业收入约5.6-5.8亿英镑,如今仅实现五亿出头,意味着新冠疫情给本财年带来了5,000-7,000万的营收损失。


640-2.png


a) 转播收入


截至6月底,曼联只踢了32场联赛,国内转播收入从上赛季的1.48亿英镑下降到1.15亿。


英超至今尚未官方公布19/20赛季转播分成。但根据20/21赛季英超手册可以推算出,扣掉因延期比赛要退回的1,600万英镑,曼联上赛季可从英超分得约1.35亿,只比冠军利物浦少拿900万,剩余部分收入将在20/21财年体现。


640-3.png


国内收入的下滑只是因为场次未打满,欧战收入则遭受了双重打击,从欧冠掉到欧联,待遇天壤之别。本财年曼联只收到了1,700万英镑的欧战奖金,下降6,600万。


不考虑转播商退款,19/20赛季闯入欧联四强的红魔预计总共收到2,500万英镑奖金,比起同期至少拿到6,000万欧冠奖金的英超对手,实在是少的可怜。


640-4.png

欧冠与欧联竞技部分奖金对比


b) 商业收入


曼联是世界上少数几个商业收入占比最高的足球俱乐部之一,即使在如此不利的环境下,执行副主席伍德沃德还是让球队的商业收入得以增长,其中赞助收入提高奖金1,000万英镑。要知道,此前三年红魔的商业收入都原地踏步。


谢天谢地,上赛季后半段的爆发让球队重夺欧冠参赛资格,避免了连续两个赛季无缘欧冠而导致阿迪达斯年赞助费缩水30%的尴尬。


640-5.png

曼联年报披露的部分赞助商列表


俱乐部还宣布与雪佛兰的赞助合同延长六个月至2021年底,在疫情中损失巨大的通用集团需要更多时间履行原定的赞助义务。这也从一个侧面也反映出商务工作未来的困难性。


c) 比赛日收入


九场联赛、三场欧战和两场足总杯的空场比赛让曼联比赛日收入下滑了19%,这样的趋势将在新赛季延续。红魔的该项收入在英超内仅次于阿森纳,必将受到最猛烈的冲击。


据报道,曼联计划申请让23,500名球迷回归球场。一旦当地政府开绿灯,老特拉福德将在第一时间迎回死忠。


640-1.jpeg

迎回球迷,老特拉福德准备好了



02

关于转会


没有老板帮忙,坐拥英超第一营收的曼联依然财力雄厚。在过去的两个多赛季、五个转会窗口里,红魔的转会净支出高居英超第一。


不过,这2.29亿英镑里有多少真正花出了效益,相信每个球迷心里都有一杆秤。


640-6.png


而且,曼联过往的盈利并不依赖于球员处置收益,这在足球世界里不多见。18/19赛季之前五年,曼联累计球员处置收益排名big 6之末。这说明球队冗员处置能力有待提升,往往很难卖出高价。


注明:在会计上,转会费作为球员注册权成本,按照合约年限摊销计入每年的成本中;而球员注册权处置收益则在出售当年一次性扣除未摊销完的注册权净值后,计入当年的收益。


640-7.png


从另一个角度看,这也说明俱乐部盈利能力稳定,在受到疫情影响之前的四个财年里,曼联都能够在扣除转会收益的情况下实现盈利。



03

关于成本


高收入对应高支出,曼联的各项成本费用此前也保持着攀升的态势。


640-8.png


18/19赛季,红魔3.32亿英镑的工资支出创下英超纪录,遥遥领先于联赛冠亚军曼城和利物浦;球员注册权摊销费用1.26亿,仅次于“土豪”俱乐部切尔西(1.68亿)和曼城(1.27亿)。


19/20赛季的情况有所不同,俱乐部工资支出下降近五千万英镑,低于18/19赛季的曼城、利物浦和切尔西。而且这些缩减与疫情无关,主要来自于欧冠激励奖金的节省和高薪球员的处置。


尽管工资占营收的比例还是上升到了近年最高的56%,该指标依然处于相当健康的水平。


640-9.png


值得一提的是,主帅的稳定也节省了不少一次性开支。18/19赛季和15/16赛季,解雇穆里尼奥和范加尔分别花费了红魔1,960万和840万英镑。


此外,曼联还支付了1,990万英镑的银行利息。放眼英超,只有热刺18/19赛季的2,600万更高。



04

关于资产、负债与现金流


球员注册权原值是衡量现有阵容构建成本最准确的指标。截至今年六月,曼联的建队成本为8.31亿英镑,低于曼城和切尔西,高于“自负盈亏”阵营中其他三个对手。


640-10.png


根据德国转会市场网,19/20赛季曼联阵容身价总和仅有6.03亿英镑,尽管这个数字并没有包含租借在外的球员,还是可以基本断定球队目前身价低于原始成本。


曼联的技术委员会一直受人诟病,伍德沃德坚信不设立足球总监职位是符合球队实际情况的。是对是错,只能由时间来证明了。


640-11.png


年报披露后,媒体对曼联的净负债大书特书。其实俱乐部近年以美元原币计算的金融负债本金并未变动,唯一的浮动来自于汇率。净负债的提升源于现金的大幅度下降,5,200万英镑的储备是近十年的最差水平,疫情带来的影响可见一斑。


4.74亿英镑的净负债仅次于18/19赛季因新建球场而举债的热刺(5.34亿)。此外,9,100万的净应付转会费较上赛季的1.69亿(英超第一)大幅度下降,有望摘掉第一的帽子。


球迷对曼联的流动性倒也不必过于担忧。首先,目前的美元外债要到2027年以后才会陆续到期;其次,俱乐部还有1.5亿英镑的银行授信额度可供不时之需。


640-12.png


从现金流量表中可以看到疫情对俱乐部经营更深层次的影响,除了利润的下滑外,应收和预收客户款项的下降反映了经济大环境的萧条,雪佛兰赞助费的延期就是明证。


曼联还在加大投资,对阵容的现金净花费比上个财年多出5,600万英镑,但是这样的一进一出也没能阻止管理层继续分红。连续五年,曼联共为股东们贡献了1.11亿红利,最大的受益方自然是持股78%的格雷泽家族了。


曼联是在19/20财年第四季度(4-6月)决定本财年第二次分红的。与此同时,我们可以发现,俱乐部还利用疫情临时政策,将1,500万英镑的增值税缴纳义务推迟了一年,令人深思。



05

小结


640-13.png

可以看到,在转播和比赛日收入大幅下滑的情况下,曼联较好地控制住了各项支出,导致19/20财年的亏损金额尚可接受。


实际上,作为英超第一家公布财报的俱乐部,相比其他联赛的同僚,伍德沃德给出的这份答卷并不算差,甚至可以说优秀。


但是,足球世界的竞争并不是自负盈亏的业绩比拼,光做好财政还远远不够。


640-14.png

虽然疫情对利润的影响被控制住,对现金流的影响却不可谓不重大。对于一家没有股东支援的俱乐部来说,这意味着之后的容错空间将越来越小。


经历了一个并不算充分的夏窗准备期后,红魔新赛季的开局不算顺利。如果情况延续下去,冬窗的伍德沃德恐怕很难像去年一样豪掷千金、搬来救兵了。


该如何振作起来,暂时要靠索夏和他手下的小伙子们了。


640-2.jpeg

文中资料来源:

a.曼联历年年报

(公众号后台输入「1920曼联年报」获取报告下载链接及利润表摘要)

b.20/21赛季英超手册

(公众号后台输入「1920英超手册」获取下载链接)

c.Swiss Ramble Twitter




关键字 : 明星公司 曼联
关键词: 明星公司曼联
0
0
  • 关注微信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