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年不痒、10年不凉,《英雄联盟》还会火多久?

作者: 宋鑫宇 2020-11-25 0 0

1.jpg

每一次消失都有因果,每一次延续都是必然

  

文 / 宋鑫宇



2017年年末,数万名中国粉丝在鸟巢,连续第四年看着两只韩国战队争夺象征着《英雄联盟》项目最高荣耀的召唤师杯。


之后的一年中,问世10年、进入中国整整第7个年头的《英雄联盟》在国内的关注度到了一个瓶颈,让几乎所有人都开始大胆断言「2018年是《英雄联盟》拐点。


2.jpg


如今三年过去了,回头来看2018年确实成为了英雄联盟的新的起点,但与预测不同的是,无论是商业化上,还是游戏热度,如今这个赛事品牌和游戏都活得更好了。


自诞生以来,《英雄联盟》在过去的十年间让不少辉煌一时的游戏变成时代的眼泪,更是令一批与《LOL》同时代的「新生儿」黯然失色。这其中的原因有属于《英雄联盟》的天命,更是有它开创了一个新时代的必然。



01

一款游戏火10年,

《LOL》走出一条自己的路


在如今快节奏的网络时代,任何一款游戏都很难保持「长寿」。

 

玩家最会在新鲜感过后的移情别恋,游戏机制也会随着时间推移而老化。游戏厂商们为了保持竞争力会不断研发更新款的游戏,而厂商们的这种行为更实惠加速一款游戏的「过气」。


但是,《英雄联盟》背后的游戏制作商拳头在最开始却选择了一种有看起来悖于常理的道路——放弃多线运营,拳头并没有按套路产出一系列游戏,而是靠《英雄联盟》这一款游戏活了10年。


3.jpg


对于绝大多数厂商而言,多线运营,不仅可以吸引新玩家,同时更能够丰富自己的产品线,从而把各类玩家都吸引到自己的平台和生态当中。与拳头同样来自美国的游戏制作商暴雪娱乐(Blizzard)无疑是一家典型的公司。


基于一款爆火的游戏IP,为了吸引各种类型的玩家,暴雪以《魔兽》世界观出产了囊括MOBA、MMORPG、卡牌、FPS等几乎所有主流类型的游戏产品。


但是拳头并没有这样做。虽然陆续上线路LOL手游和玩法更偏休闲的《云顶之弈》,但拳头的事业重心仍然是LOL——毕竟想玩《云顶之弈》仍然需要先打开LOL的游戏客户端。


事实上,这也是拳头的秘诀之一。在新鲜感之外,对于一款游戏来说,游戏难度高低是能否吸引玩家、留住玩家的绝对必要条件。


4.jpg


在网络游戏和MOBA游戏的鄙视链里,《英雄联盟》常年是这个鄙视生态里的下游,砍掉了复杂的拉野、控兵以及反补机制,玩家要做的事情变少了,游戏难度自然降低。相对简单的游戏体验让零基础的小白能够快速地认识并学习到游戏机制,上手这款游戏。


这是对传统游戏难度至上逻辑的一种冲击——操作精湛以及满足于征服高难度的玩家是始终少数,而操作一般的业余玩家对于游戏的感受才是游戏能否走下去的关键。


这样的反应链条简单快速地在玩家之间裂变,群体效应让更多的人开始接触《英雄联盟》。当以难度著称的游戏以及从业人员意识到这点时,再要转型为时已晚。


知乎上的一个高赞回答一针见血地回答了这个问题。「在这个PC网游领域,《英雄联盟》就像一个完美的战列舰。我觉得他能一直火,因为它能让玩家菜而不自知。」


在这基础上,过去的十年中拳头不断对游戏内容进行实时的更迭。从2009年上线的42个英雄,到如今玩家总共可用的英雄已经达到了145个。


5.jpg


同时《英雄联盟》还会针对游戏版本,对装备、英雄的属性、甚至于地图等等方面进行微调或大改,直至游戏内的竞技强弱属性保持相对平衡。这种针对游戏根本属性的调整,不仅是对游戏平衡性的促进,也最大程度上让所有英雄有了出场机会——换句话说,让游戏习惯不同的玩家都有购买英雄和皮肤的机会,更是激发了一部分玩家的创造能力。


事实上,正式这种玩家自发性的创造,让《英雄联盟》的道理延续生命的第二项关键——成熟的赛事。



02

赛事联盟,《英雄联盟》的天命


市场上从来不缺高质量的游戏产品,但它们都暂时没能撼动《英雄联盟》的地位,让玩家们尝试过新鲜后又回归到它的身上。归根结底,这些游戏相比与《英雄联盟》缺少一个完整的赛事体系,且短时间内也无法直接照搬。


2011以王思聪为首的一批「富二代」们因自身对电竞强烈的兴趣,高调入局。个人资本的注入让电竞市场「活了」起来,有意思的事,很多人的第一选择居然都是当时颇为小众的《英雄联盟》。


富二代们入局后,得到资本扶持的英雄联盟电竞迈入了「个人资本」时代。一时间,电竞的发展开始提速,并且产业也由赛事、俱乐部拓展出更多可能性,直播、媒体等相关衍生职业提供了大量就业机会,反哺电竞的发展。


6.jpg


S3、S4两个赛季连续拿下世界赛亚军之后,来自富二代们的资本和个人IP正式带领英雄联盟离开了「刀耕火种」的拓荒时代,也让英雄联盟项目成为了众多Z世代资本看重的流量焦点。


2015年S5赛季,在彼时直播平台混战的局面之下,众多平台为了抢占英雄联盟市场,纷纷开始赞助LPL战队,甚至于帮助战队购买世界顶尖选手,从而快速提升成绩,打开市场。


资本加码之下,大牌选手的涌入极大提升了联赛的观赏度以及关注度,更让国内玩家对《英雄联盟》的认同感快速提升。使得在进入中国6年之后,迎来了第二次快速发展,月活人数长期稳定在1亿量级。


7.jpg


然而个人资本以及不计成本的扩张始终让英雄联盟的职业赛事充斥着过多的个人意愿。因此在长达三年中,中国战队在国际赛场上始终没有交出一份合格的成绩单。相比与欧美、韩国大公司夹持,王思聪等人过去的那些筹码早已不足以扛起行业的发展进程,个人资本的局限性在此时开始曝露。


2017年,当鸟巢的决赛中失去中国战队的身影之后,出于失望等等原因,大量的玩家开始流失,同时「吃鸡」类游戏的横空出世让《英雄联盟》的月活人数快速下降。


不过有意思的是,也正式2017年,由于过去几年中的影响力的不断扩大,许多大企业看准了这个机会,纷纷持重金入局电竞,成立电竞战队入驻,京东收购QG,B站收购IM更名为BLG,滔博联手DAN,ROG赞助成立RW……在玩家大量流失的情况下,大厂的资本入局电竞,稳住了《英雄联盟》的基本盘。


更有意思的事,2018年世界总决赛上,王思聪的IG战队拿下了总冠军,而随后FPX战队也在S9斩获冠军,一时间《英雄联盟》再次唤起大众的关注热潮。


8.jpg


随后的一年中,拳头、腾讯开始加速《英雄联盟》IP开发的节奏,诸如推出K/DA虚拟女团,联手漫威娱乐开发《英雄联盟:艾希:战母》首部漫画......不仅让很多老玩家开始回归,更让《英雄联盟》的用户圈层迅速拓宽。


在各大电竞论坛上,很多人戏称「2018年才是《英雄联盟》电竞元年」。


以中国内地的英雄联盟职业联赛(LPL)为例,从2018年开始现场观赛、游戏周边商品、转播等多方面的收入共同构建了《英雄联盟》在中国乃至全球赛区的商业影响力,商业赞助也正在源源不断地涌入英雄联盟电竞赛场。


拿最近的S10来说,赛事品牌官方「金主」从S9的6个,涨到了15个,除原有全球、中国区合作外,新增6家中国特约合作。


9.jpg


俱乐部方面,小组赛阶段的16强光队服和官网露出的赞助商从S9的45家,涨到了69家。其中新锐战队JDG露出赞助商有11个,高于S9的iG和FPX。


从这个角度来说,2009年诞生,2011年进入中国的《英雄联盟》等于是在2015年和2018年经历过两次全新的开始。


而如今随着电竞与传统体育的不断融合,欧洲足球五大联赛所看到的一系列完整的商业开发套路,都能在《英雄联盟》的职业联赛里一一对应。从吸引观众到拉来赞助扩大影响力,获利之后继续投入再生产,《英雄联盟》在全球的开发模式成为了其他厂商游戏开发的样本。


————


《英雄联盟》还能再火多久?


这个问题如今很难给出一个答案,从今年来看,冠军的刺激已经不能成为左右《英雄联盟》热度的关键因素。在大资本入局之后,战队们纷纷联动更多的场景,《英雄联盟》以及开始不再是单一一款游戏,如今的它更像是一个IP的起点。


俱乐部们需要通过《英雄联盟》来塑造俱乐部品牌文化,打造俱乐部商业价值,是保证俱乐部长期拥有曝光量。虽然已经走过10年,但是《英雄联盟》的潜力还在不断地被挖掘,作为行业的先驱者,你无法给《英雄联盟》划定一个模版,自然也无法预测它的未来,或许能够未来能够埋葬《英雄联盟》的,只会是它自己。



关键字 : 英雄联盟 S10 电竞赛事                                    

1
0
  • 关注微信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