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10:疫情之下的体育「奇迹」 | 幕后全纪实

作者: 韩荣迪 2021-01-20 0 0

1.jpg

1月9日凌晨,拳头游戏官方宣布2021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冠亚军决赛落地广东深圳,一石激起千层浪。

回望2020年,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成为少有的国际性体育赛事,一时间成为大众热议的焦点。于是,在2021年初新赛季刚刚开始之时,我们与S10的策划运营团队展开了深度对话,一同回忆了这不平凡的一年。



文 / 韩荣迪
采访 / 韩荣迪、北力
编辑 / 殷豪男


这是文森第六次参与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的相关工作。

2017年,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以下简称:S赛)首次全程落地中国时,文森负责选手管理工作,他与战队们一起走过国内四座举办城市,感受到英雄联盟电竞粉丝们无与伦比的热情,也与粉丝们一样,品尝了鸟巢没有LPL战队的遗憾。

2018年末,在S8决赛阶段开始前,拳头游戏向全球粉丝传递出一则重磅消息,未来三届赛事的主办地区已经确认,分别为欧洲、中国与北美,并且随着IG的捧杯,粉丝们对于S赛再度来到中国充满着期待。


2.jpg


也是那时候,文森的工作重心正在开始转变。2019年初,拳头中国团队拿出一个方案,向拳头总部提出申请,希望2020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以下简称:S10)可以由中国举办。如果依据四年一轮的举办地循环,S10或将在北美举行。

十这个数字对于中国人来说,有着不一样的涵义,十全十美、十拿十稳……人们往往喜欢将一切的圆满与喜悦加注在它身上。而第十年的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对于全体玩家与粉丝来说,也是一个特殊的时间节点。

不要因为走的太远而忘了初心,这是英雄联盟电竞对内一次自我梳理与展望未来的重要节点;同时也是与玩家粉丝们传递感谢与加深情感连接的沟通时刻。无论是与S赛一同走过十年,还是刚刚加入英雄联盟电竞世界,整个团队都希望大家能在S10这场数字盛宴里尽兴而归。


3.png


在进行了反复的沟通与评估后,S10落地中国与FPX夺冠的消息共同由巴黎传往全球。在国内粉丝与玩家的一片欢呼声中,文森作为S10中国区总负责人与他团队的工作早已在一两个月前开始有条不紊地推进。

2020年的春节比以往要早了一些,假期就要开始了,大家都在摩拳擦掌,准备农历年后大干一场,等待下半年电竞盛典的开始。



01
赛 时


「请出示您的身份证,谢谢配合。」

10月31日,当验票人员对第一个进入上海浦东足球场的观众提出检验要求时,对于Toby来说,这场2020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的最后一场比赛就算开始了。

Toby是这一次S10的赛事执行负责人,作为S7之后加入团队的成员,此前两届赛事都是带队出国做一些简单地协调与制播工作,似乎有些不够过瘾。这次在家门口地赛事,与总部一起主办,参与更加深入后,他希望无论是给全球的玩家与粉丝还是自己,都能留下一个美好的回忆。

这么多年S赛举办下来,决赛阶段的开幕式一直以来都是美方团队负责,无论是S7的远古巨龙还是S9的「真实伤害」乐队,都早已成为观众脑海中挥之不去的画面。这一次开幕式又将带来什么样的惊喜,广大玩家与观众期待不已。

最终K/DA女团的歌声响彻浦东足球场,AR技术打造的正义巨像加里奥与选手一起登场,前一晚彩排到凌晨3:30才回去的Toby适才稍微松了一口气。


4.jpg

S10决赛开幕式


「其实在整个彩排过程中,因为这一次AR的制作难度相对高一些,更庞大,再加上美国团队受到疫情影响不能来华,还都是居家工作,肯定会产生影响。在前期彩排的时候,我们发现并排除了大量的故障和问题,来保证最后的直播效果。

好在最后整体效果没有出现Toby此前曾担心的问题,「其实我们与玩家一样对于这场比赛的期待值非常高,肯定是希望能够交出一份超出大家预期的答卷来。」保证流程顺利进行,对于赛事的管理与组织者来说,开幕式平稳结束这无疑是开了个好头。

对于负责S10直转播的总导演淡森来说,彩排时遇到问题这样的考验在整个S10阶段极为常见。「甚至在开赛前的两天,北美的AR团队发现AR整体有一个非常崩溃的情况,跟踪系统也修复了很久。我们反复排练了许多遍,不夸张地说,声音响起时我就知道画面是什么了,已经完全背下来了。」

与此前几届赛事不同,这一次S10的所有赛事都进行了全球流与中文流的双直播路线供观众选择。全球流是由腾竞体育制作中心制作完成,交由拳头游戏总部,并分发给全球各赛区的直播信号,画面是海外粉丝更熟悉的风格;而同样出自腾竞体育制作中心之手的中文流,则是更符合国内观众观赛习惯,画面进行重新包装的直播信号。


5.jpg

腾竞体育制作中心


在入围赛到半决赛阶段,淡森与他的团队都要提前四五个小时来到场馆,进行调试与准备,同时还有一部分人驻扎在腾竞体育制作中心待命。事实上,包括赛事中的BP、实时数据显示等内容,都是直接连接在比赛服务器里面自动更新的系统。在入围赛前一周收到这套素材的国内团队花费了大量时间用来解决其稳定性问题,并不断与美国总部保持线上的沟通。

直到入围赛第一天,大家猛然发现,今年全球流的直播画面与LPL观众所熟悉的画风完全不同。在BP阶段,全球流的画面中选手的ID往往采用竖版,而且比赛中的左下角也没有英雄技能等信息面板,一切的一切都在挑战着LPL观众的观赛习惯。


6.png

入围赛首日赛事BP环节直播画面截图


赛事体验是S10团队始终强调的一个关键词,观众已经无法前往现场体验比赛氛围了,难道收看直播的效果也要被打个折扣吗?

答案自然是否定的。

这个过程其实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它并不是我直接把这个ID从竖版变成横版这样一个简单的操作,它会涉及到很多数据的连接,以及会不会有一些其他关联性的bug产生。包括即便是一个左下角画面,也不是说我把这个东西去掉就可以了,因为去掉以后它还会发生包装和游戏UI之间互相冲突的问题。」

在调整选手ID为横板排列后,直转播团队还要将选手摄像头、游戏内小地图的大小等问题一一调整,如此一来在直转播技术方面又面临新的更改,窗口需要开多大,20多个窗口变化的工作量也不容小觑。就这样中文流的细节被一点一点修正成LPL观众所熟悉的规格,从小组赛阶段起保证粉丝的观赛体验。

「决定使用AR/XR技术其实主要是为线上观众准备的,所以只要用AR技术,它在线上的观感就会更好,那么在现场的观众我们会从其他的地方去弥补。」S10中国区总负责人文森谈到最后开幕式时这样讲到,「但是应用新技术就会面临更多从未出现过的情况。」

「彩排就是用来发现问题的,」文森提到这件事时露出为难的神色,「但因为这个技术太新了,大家前期基本上都是以赛代练。事实上,我们也无法做到万无一失。我记得曾经有个比较严重的一次XR失效,尽管观众可能看不出,我们在那次转播中并未出现背后的虚拟上海景色。」

负责直转播的淡森详细地解释了那一次的直播插曲,「总部在快要开始比赛前的半个小时到一个小时左右,突然间发现XR画面渲染出现了严重的漏洞。」XR画面更立体,但同时对摄影的角度也有着更高的要求。


图片


当画面需要切换另一台摄像机角度时,为了保持两台摄像机看东方明珠是一个相对固定的视角,XR技术呈现的东方明珠会在屏幕上有一个移动和变化,这些移动和变化是需要通过一台引擎来实时渲染。

对于直播来说,当导播按下画面切换按键的时候,理论上都应该是实时的进行画面的切换,就像在游戏操作中,按下QWER,就会有相应的技能,但是使用XR技术就要留出零点几秒的渲染时间。

「当天出现的问题就是说,当导播按一下按键画面切到摄像机的时候,它还没有完成渲染,可能过了一秒甚至两秒才完成渲染,所以你会看到我摄像机画面中,东方明珠在这里,然后我切换了摄像机,东方明珠还在这里,然后过了一秒啪啪跳到了另一边,它就会像画面跳帧一样的感觉。」


8.jpg


最后解决的办法其实非常简单,重启了一下路由器就好,然而排查并解决这个问题则用了三场比赛的时间。疫情让大量海外工作人员无法来到现场,一定程度上导致一些技术问题无法直接做出有效修改,反馈的时间差成了大家所面临的一大挑战。好在都有惊无险,至少最后的决赛足够流畅。

这些尝试在技术负责人李轩眼里都是必要的经历,「不管什么技术,其实我们都是有长期积累的,只是最后在 s10上做出了一个大规模的呈现。AR/XR技术也是同样的道理,至少这次出现的问题,在下一次我们知道该如何解决,我们团队有成员了解了这些技术。」

即便是S10决赛这样做了大量前期准备、每个环节几乎按流程走完的大赛,在第二局比赛开始后,仍然发生了意外,突然地暂停令观众有些疑惑,弹幕上也开始进行各种各样地猜测,李轩向我们解释说其实当时只是有位选手不小心将麦克风掰掉无法与队员进行交流了。

事情完全在可控范围内,而且在暂停时所有选手都不允许就赛事内容进行交流,仅可以对产生的问题做出阐述,所以在及时更换设备后,比赛立刻重启,丝毫不影响比赛的公平性。


9.jpg


在他眼里在四分之一决赛的一次重新开赛所带来影响,可能远大于决赛这次暂停。

比赛刚一开始,他接到一条反馈,有支战队的教练没能进入比赛房间!这条消息让他浑身犹如被电流穿过,重开意味着将要承担舆论带来的风险,还有不可控的元素龙,多重压力之下该如何抉择?

短短几秒内,他下达了一条关键指令,比赛重开!「一方面我要向上级报告现场出现了什么问题,另一方面我不能慌也不能让同事着急,并且要快速解决整个事件。怎么说呢,那一刻我确实有点紧张。」

与直转播团队沟通现场实时情况,怎样让解说稳定观众情绪;向宣发团队报备出现了哪些问题,赛后舆论需要注意什么……这个时候其实是一个多方沟通的过程,如果在现场就会看到这个人一边在微信上发送语音,随即对耳麦说话,接下来是用对讲机在传递新的指令。这就是现场执行制作的魅力,同时也承受着巨大的压力。

但是,整个S10团队的能力与精神力做坚实后盾,不断推翻又重建的前期筹备计划翔实而全面,这些都让每一个人有底气来面对这些难题。



02
幕 后


10月31日早上八点半左右就来到浦东足球场的Toby与同事开始了最后的排查工作,在绕场走着的时候,他看着搭建好的主舞台以及装饰好的座椅与外面摆放的宣传物料,想起了第一次来到这里的情景。


10.jpg


3月份时这里还是一片施工现场,「当时它的钢架结构那些都已经完成,雏形已经出来了。你可以把它想象成一个人,他的骨骼是好了,但是他的内脏、肌肉、皮肤这些都还没有好。」Toby形象地描述着那时候他眼里的决赛场馆。

这是一个全新的场馆,在S10决赛到来前还尚未有人踏足这里,毫无疑问这让文森和Toby感到十分骄傲,但同时,没有投入使用也意味着没有现成的经验可以借鉴,一切都要靠S10团队自己摸索。

再最早的计划里,S10决赛场馆并非是这个还在建造且预计2021年竣工的浦东足球场。然而,疫情的出现让此前所有的规划几乎全部作废,整个团队不得不对S10的每一项内容进行重新确认。

并没有一则「假期结束」的具体通知传达给所有人,但是大家又都心照不宣地开始准备起自己手中的工作。就这样,春节假期前刚从S10计划落地城市实地勘察回来的Toby,马不停蹄地投入到新一轮的沟通与协调工作中。

作为S10中国区总负责人的文森更是要考虑各种因素会带来的影响,「那个时候我们每天都在查中国和全球的疫情变化情况,同时每周会开许多线上会议,跟总部去沟通目前的进度。总部也聘请了第三方的国际权威风险评估机构,跟我们一起来做了很多方案。」

2月在与上海市政府的沟通中提到,最终的决赛场馆可能需要做调整,在经过一番考察后,尚在建造的浦东足球场成了心仪的选项。「什么都没有挑战的话,做到后面就会丧失新鲜感。」新确定的场馆激起了Toby的斗志。


11.jpg


月底上海市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提到全力办好S10赛事的消息,也给予整个团队莫大的信心。并且3月份大家逐渐回归到各自的工作岗位,国内各大城市陆陆续续恢复了正常运转,S10如期举办的想法变得更加强烈。

3月9日,意大利宣布封城,这意味着疫情已经成为一个全球性问题。作为大型国际性赛事,S10的顺利举行也离不开其他赛区战队的参与,在东京奥运会宣布延期后,新的阴云又再次笼罩在了S10的头上。

「我们的团队从来没有想过S10无法举行的问题。」无论是文森还是Toby都向我传达了类似的想法,「我们的团队非常年轻,大家都十分热血,包括更换决赛场馆什么的,即便在疫情的情况下,也没有什么是不敢的。」

每天早上与远在美国的总部工作人员开会,接着拳头中国、腾竞体育和腾讯相关团队的会议,还有各大供应商等,这样的安排成了那段时间各部门负责人的「家常便饭」。计划也在这些大大小小的会议中,商讨出了最终的版本。

「7月1日之前,我们确定了最后一套方案,并且在7月来到了扎实地执行阶段。」接下来除了召开发布会之外,还有总部工作人员与参赛战队来华的问题,亟待解决。无论是对S10中方的团队,还是对要来到中国的团队来说,在这个敏感的时间点上,做第一批吃螃蟹的人,需要莫大的勇气。

其实对于各战队的邀请工作在5月时就已经开始沟通,两个月的时间里共发出三次邀请,这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肯定会有俱乐部提出各种各样的质疑,但是得益于计划做的足够充足,「而且这个计划是不断修补的,三轮沟通下来基本解决了大家的疑问,我们的参赛战队也都确定好了。」

很难想象,S10中方团队几乎把各大赛区进入到季后赛阶段战队的签证申请全都提交了一遍。「办签证这个过程实在是太复杂了,最后来的人可能这次一共是300多位,但其实我们办签证办了700多个。因为今年签证流程的复杂性以及在7月份时,我们根本不知道哪个队会晋级。」


12.jpg

S10参赛战队Fantic于欧洲出发


LCK战队AFS的签证是最晚发下来的,由于LCK三号种子按当时的赛事规划需要参与入围赛,整个团队都在担心,「如果AFS因为隔离政策原因无法赶上入围赛怎么办?」为此甚至做了专门的赛事预案,当然这个计划并没有实施,一是AFS的签证最终及时发下,再者AFS并没有成为LCK的三号种子。

「我们当时的隔离采取了14+7的方案,并且自从外国工作人员和选手来华后,除了每天的体温测量,每周都会进行核酸检测,争取做到有问题能及时发现。」当我问起有担心过S10举办消息发布后,大众从防疫角度出发的舆论时,文森觉得当他们给出的方案越详尽越透明,猜忌或许就会更少,「我们给自己定的标准很高,尤其是在防疫上,风险可控是我们一直的目标。」

Toby与团队一起在隔离酒店接到第一批来华的总部工作人员时,大家隔着厚厚的防护服与护目镜,四目相对眼中流露出的激动之情,「当时大家都觉得这个赛事迈出了真正落地的第一步」,这也成了日后Toby回忆中最感动的瞬间。

9月15日上海浦东足球场阶段性交付,而这批总部员工也结束了隔离,与中方团队一起进入决赛场地。


13.jpg


「从3月份一直到10月份的这个过程中,其实每个月每个星期我们都会代表中国团队去写一个场馆鉴定报告,内容十分详细丰富。大到场馆整体建设、每间房间,还有机电方面也好,包括电梯机房,水管,甚至小到厕所的精装修,每一个细节我们都写进去了。

地域与文化的差异,美方对于场馆的打造一直存在能在决赛前竣工的质疑,当这些人踏进场馆的那一刻,他们的态度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转变。「能看出他们的惊讶,当时就听到‘amazing’这样的赞叹,其实我们也为‘中国速度’感到自豪」Toby和文森都不断地提到S10能够顺利举办离不开政府的大力支持。

在这一点上,负责宣传的ONO也有同样的感受。在国庆黄金周,上海最繁华的南京东路步行街更换上印有16支小组赛参赛队伍LOGO的井盖;上海南北高架所有的道旗都换成S10相关宣传;10月30日晚,上海市副市长陈通和拳头游戏CEO尼克罗·劳伦特(Nicolo·Laurent),在黄浦江畔共同启动点亮了象征物水晶,灯光铺满整个黄浦江畔……


14.jpg


「这太疯狂了!说实在的,这些在最开始的时候都无法想象的画面,它们真实上演了。」在整个赛事期间把上海变成全球英雄联盟电竞玩家最羡慕的地方,这让ONO和他的团队无比兴奋,「在今年这种情况下,我们做到了。」

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ONO是在S5世界赛期间加入拳头游戏的,「让世界赛在中国有声音」这是当时他在拳头的第一份历练。2016年MSI来到中国,「在上海MSI相关工作做完之后,我们也发现说,世界赛或者说全球总决赛含义对大家而言是不一样的。」

相比起S7,S10的落地有着更明显的差别。

「以前我可能在想东西的时候,会把自己局限在一个框架里,自己给自己设置了太多的束缚,我会想这件事能不能做,会不会带来负面效果。」但是现在,随着LPL的不断推广,以及连续两年夺得S赛冠军,英雄联盟电竞在国内的关注度越来越高。「S7的时候,可能我还要向别人解释全球总决赛是什么,而到现在,会有许多人主动来询问S10的情况。」这是让ONO觉得欣慰的一件事。

并且短视频与自媒体的崛起,也让S10焕发着不一样的光芒。将S10渗透进日常生活,也许你不懂战术,也许记不住每个选手的ID,但是这不妨碍你从这一刻加入S10阵营,去慢慢了解这个新兴的体育内容。「我们也愿意去尝试更多的方式,让更多人感受电竞氛围。」

玩家前往井盖处打卡、拍摄S10相关小视频发到社交媒体上、也有此前不了解电竞的上海市民开始收看赛事……尽管前期没有线下观众,但是玩家的参与热情仍然随处可见。大胆地尝试,让英雄联盟电竞相关内容触达至更广泛地人群。「今年我们的观众满意度再次升高,或许就是最好的褒奖吧。」ONO笑着讲到。


15.jpg



03
体 验


偶尔,团队也会为S10的一些小事情感到遗憾。

「我们最后选择在上海采取一个‘气泡’模式完成入围赛到半决赛阶段的赛事,毕竟把风险降至最低,保证安全也是我们的一份责任。」

事实上,直到6月份,文森、Toby与团队仍在寻求将S10带到更多城市的可能性,但是出于安全考虑,这个计划不得不搁浅。没能把更多中国城市故事通过S10介绍给全世界成了ONO与宣传团队的一个遗憾。

「入围赛与小组赛阶段的宣传片里,我们没有加入其他赛区的选手画面,其实并不是对LPL赛区的偏袒。在那个时间段,为了保障选手安全和公众安全,我们不得不在前期放弃原来制定的让全球赛区选手在上海各个地标进行拍摄的计划,原来设计的一些符合选手人设的地标拍摄也不得不取消。」提到这段经历时,整个宣传团队都抱有同感。

而且,前期没有现场观众尽管粉丝完全理解,但有些失落也在所难免。对于强调玩家体验的团队来说,这些都或多或少的影响到了大家对S10期间工作的判断。

不过,好在最终仍然有一些幸运儿可以前往现场目睹决赛的精彩对决。


16.jpg


「从一开始我们就希望最后的决赛有观众,不然我们耗费那么大的力气去等待这样一个足球场是为了什么呢?」决赛有观众,在文森眼里是一件毋庸置疑的事。「当然在疫情情况下,安全健康一直是首要考虑的因素,好在当时全国整体防控效果取得了不错的成绩,我们也在政府的帮助下,最终将现场观众席位定为6312座。」

采取免费抽票的方式,这是最可能体现公平公正的做法。「今年这个门票数量并不多,这么多玩家陪伴我们多年,在这种情况下,我觉得已经他参与排队抽签这个过程已经足以展现他对我们的热爱,我们也应该相应的给他们回馈。」这是决定S10最后一场比赛门票免费最主要的原因,并且实名认证也是防疫的一个重要部分,还能避免黄牛现象,影响粉丝情绪,一举多得。

「其实说句老实话,我们永远是心里面抱着最坏的打算,就是现场无观众去打比赛,因为当时没有人能够预判究竟能不能成功。」作为赛事执行,Toby在信心满满的同时,也不得不提前做好有紧急情况发生的心理准备。

门票抽取报名登记通道仅开放一小时,18万人完成了资格登记!通道开放四小时左右,登记人数突破了100万!最终报名人数定格在了3205750!整个报名登记过程中,系统并没有出现大面积崩溃,偶尔卡顿的情况也能及时处理,对团队来说,第一关算是过了。


17.jpg


彼时青岛突然出现的确诊病例,属实让团队吓了一跳。快速筛查现场观众中青岛籍、青岛手机号使用者的信息,一一联系确认是否做过核酸检测,以及能否到达现场。这项工作做完,大家才算放心。

这样的「惊魂时刻」在整个S10期间出现过许多次,当选手提出出现身体不适的情况时,每个人的神经都高度紧张起来,好在最后只是虚惊一场。但是隔离酒店设备崩溃的问题,却是实打实地出现了。

根据选手的反馈,隔离酒店中出现网络不稳定的情况,网络公司的人立刻更换了新的设备,然而二十分钟后,问题再次发生,这种情况下就不得不切换备用线路,但是又出现了新的问题,训练时pin值高达60,这对于需要打训练赛的选手来说,非常难以接受。

最终,李轩所带领的技术团队介入,在隔离酒店里建立了一台服务器,通宵调试后,选手的日常训练并未被中断。还有因为时差计算问题,在临开赛前突然主线路检修,总部切断了电源,好在本就做好了一主一备的方案,没有影响赛事的正常进行。

诸如此类零零碎碎的小事件也一次次磨练出团队的「强心脏」,整个过程无惊无喜,这样的结果让Toby感到满意,「对于我们来说,自己不应该在制作过程中产生任何的惊喜,这样的话就是筹备不足。我们自己应该一直一步步稳步往前走,这样才能把这个赛事做好。」

那么,对团队来说,S10什么时候才算真的结束呢?

至少在2020年年尾接受采访时,所有人都表示,真正的结束还没到。


18.jpg


「如果你问我S10什么时候结束?至少不是现在,因为后续的事情还没处理完。」这是文森的回答,「其实在S10入围赛抽签仪式举办前,我都不敢设立一个宏大的目标,就是每天想这一天该做的事,或是这一周要解决的问题。但是决赛那晚我回头看,发现原来我们已经走了那么远。」

Toby觉得最后一位海外工作人员登机离开中国时,或许可以算是一个形式上的结束。「决赛那晚我还挺平静的,工作人员撤场的时候,算是处在一个放空的状态吧。甚至一丝失落,筹备了一年的赛事,就这样说结束就结束了。

团队中的每一个人就像李轩说的那样,「对我们来讲其实没有一个真正的结束的点,因为到现在大家还在总结在复盘,讨论我们明年怎么去改进,因为明年S赛还在中国。或许到明年S11才是一次真正的句号?


————


感恩节当天,腾竞体育总部里,正忙着进行「感恩节礼物交换」活动,深冬的写字楼里充满着热闹的气氛。在这里,腾竞和拳头中国不同部门的S10团队完成了前期筹备工作。

而S10的印记仍在室内随处可见,大厅的照片墙上挂着总决赛结束后的大合照,「all we fight for」的标语就环绕四周,这些装潢,记录着这一年里,关于电竞的奇迹。

「我们不如现在就把S10筹备群的群名,改成S11吧!」不知是谁喊了一声,众人纷纷哄笑起来。

2021来了。我们深圳见。




19.png

体育产业生态圈推荐搜索

S10

电子竞技

英雄联盟


点击下方链接,获取更多资讯
-《苏宁失利S10,电竞赢得2020
-《 我在S10现场,见证电竞成为年轻文化符号
-《中国电竞二十年:从被误解到「国家名片」
-《苏宁挺进S10决赛,双十一前夜用电竞打响电商战




关键字 : 赛场内外 英雄联盟
0
0
  • 关注微信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