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操女子个人全能五连霸:另一种「举国体制」的故事

作者:陈点点 2021-08-02 0 0


东京奥运女子体操全能项目,于7月29日结束冠军争夺。尽管24岁的美国名将西蒙妮·拜尔斯宣布退赛,但她的队友——年仅18岁,美国女子体操代表队中最年轻的成员,苗裔女孩苏妮莎·李,以57.433分的总分惊险战胜巴西选手安德拉德,摘得了这枚宝贵的金牌。

奥运会的体操赛场向来是诞生英雄的地方。然而,那些眼花缭乱的空翻和转体,似乎是那些体制内专业运动员的专利,距离我国的普通大众还很遥远。但在大洋彼岸的美国,体操其实与篮球、棒球一样,是一项全民参与的大众运动。

文/ 陈点点

编辑/殷豪男

在2016年的里约奥运会,美国女子体操就拿出了统治级的表现。

在女子团体决赛中,美国队以8分的领先优势轻松拿到一枚金牌,这在分数精确到小数点后3位的体操比赛中是难以想象的。

而在女子全能的决赛中,美国名将西蒙-拜尔斯和亚历山大-雷斯曼轻松包揽冠亚军——算上本届东京奥运会的苏妮莎·李,美国女队已经在连续5届奥运会上获得了女子全能项目金牌。

2016里约奥运会夺金的拜尔斯

2020东京奥运会夺金的苏妮莎·李

不过,我们本文的根本目的,并不是向大家展示美国体操奥运代表队有多么逆天。从赛场之外,我们更希望知道的是,美国体操的培训机制是怎样的?美国的体操成绩为什么能够这么出色?这些背后的故事,对中国体育的启发可能会更大。

01

全美体操协会,用4项计划打造体操金字塔

说到美国体操,就不得不提到全美体操协会(USA Gymnastic)。

这个成立于1963年的非盈利体育协会,是美国范围内体操事业的最高管理机构。从最初期的儿童体操培养项目,到顶级的精英运动员计划,全美体操协会有着一整套关于体操人才培养、体操运动可持续发展的规划。

通过全美体操协会的推广,体操对于美国人而言就如同跑步、健身和球类运动一样,并不是一项曲高和寡的超高难度运动,而是非常普及的全民运动。

目前,全美体操协会下设的分会达到了35个,分布在美国的各个地区。而体操协会与美国的很多政府、社区达成了合作。正因为如此,在很多社区的健身中心里,我们都能够看到其配备有体操项目的相关运动、训练设施。

根据目前的统计,这样的草根体操运动中心在美国有超过2万所。当然,这些设施可不是放在那落灰的摆设。几乎每天,都会有不同的业余队伍或是体操爱好者来进行锻炼和训练。而通过这些深入社区的体操设施,全美体操协会在各个阶段的发展计划才得以实施。

普通的一个社区体操中心,设置就相当完备

介绍完全美体操协会(USA Gymnastic),我们再来了解一下全民体操计划(Gymnastics For All)。

可以说,这是美国体操的最草根的层级,但也是这个国家体操水平发展的金字塔的塔基。体操协会推出的全民体操计划,就是鼓励更多的普通人、儿童能够参与到体操运动中。

为了吸引参与者,体操协会在这个阶段降低了这项运动的门槛,不仅仅是体操训练,包括艺术体操、蹦床、舞蹈等项目都被纳入了全民体操计划之中,初学者可以通过这些方式来培养对这项运动的了解和兴趣。

参与全民体操计划的小运动员

目前,通过全民体操计划,参与到体操运动的人口达到了近20万人。而每年,全美体操协会及其下属分会都会举办2000多场大大小小的业余赛事。而在这些比赛中,自然而然地涌现出了一些优秀的体操胚子。

而在当中,青年奥林匹克(Junior Olympics)的推广也颇为令人关注。

在足够的运动人口的保证下,全美体操协会就会为有意继续从事体操训练的小朋友们提供帮助,也就是青年奥林匹克计划。在这个计划中,运动员会进行从1-10级强度不断提升的体操训练。当然,这些都只占用孩子们学习以外的课余时间,训练的地点也会被强制安排在离家最近的社区体操中心。

而这个计划,往往会与一个名为Xcel的退役运动员计划相结合。这些培养小运动员的重任,都会由退役的体操运动员来承担。而他们也通过这项兼职工作来发挥自己的余热,与此同时在经济上获得回报。

而再往上,全美体操协会就会为天赋异禀的运动员提供一个名为Talent Opportunity Program (Tops)的天才培养计划。

通过Tops,每年将有70名左右的体操运动员进入到美国体操国家集训队的名单中,这也就意味着他们将很有机会成为美国国家队的一员。

而这个阶段中,体操协会往往会与中学、大学的体操社团、俱乐部进行合作,把优秀的运动员们分配在各校队中。在保证训练的同时,也让运动员能够得到学习文化课程的机会。像2016年里约奥运会女子全能的亚军——亚历山大-雷斯曼,当时就还是Barson商学院的一名大学生。

通过体操协会层层递进的发展模式,越来越多的人能够了解体操、看懂体操、投身体操,这也是美国为何能够在奥运赛场上保持强大的竞争力的原因。

02

体操很棒,但不是唯一选择!

根据全美体操协会的统计,美国国内注册的体操运动员有11万之多,曾经参加过竞技类体操比赛的运动员达到了9万人。

而这些体操选手中的绝大多数,并不是归属于哪个州、哪个城市的运动队,而是依附于4000多个体操俱乐部。

前中国体操队队员、奥运冠军程菲在造访美国的体操俱乐部期间,就不止一次地感叹过他们在体操培训产业、体教结合方面的发达程度。

而对于美国的体操运动员而言,体操并不是他们人生的唯一重心——在全美体操协会的4个晋级阶段之中,运动员们在任何一个阶段停止了体操训练或不幸落选,对于他们未来的人生而言,仅仅是关上了一扇窗,除了体操,他们还能有更多的人生选择。

而参与过体操运动和训练能给他们带来一副漂亮的身板,一颗勇于面对挑战的强大的心脏,这就已经足够。

也因为如此,越来越多的普通美国人愿意去玩体操、练体操。很多在中小学时期练过体操的运动员,在大学里都成为了各个学校的啦啦操代表队的核心力量。

享誉全国的全美啦啦操锦标赛

作为美国体操届的教母,玛莎-卡罗利(Martha-Karolyi)在接受采访时就说到:「美国体操的强大,不仅仅是因为站在赛场上的这5位姑娘,而是源于我们深厚的人才储备。」

03

美国竞技体操,升级的举国体制?

当然,竞技体育的魅力永远在于胜利和冠军。想要在奥运赛场上称霸,仅有强大的体操群众基础的支持是不够的。由于体育项目属性的不同,像体操这样的竞技想要得到极致的发展,国家和政府给予的帮助是不可或缺的。

为了备战奥运会,美国奥委会和全美体操协会在资金方面得到了政府的支持,而运动员也需要进行艰苦的封闭集训。早在2000年的悉尼,当美国体操队完败于中国后,他们便在思考,如何能够在奥运会的赛场上战胜动作一丝不苟,内心强大的中国选手。

悉尼奥运会体操项目金牌榜 美国位居倒数第一

在此之后,每到奥运备战周期,全美体操协会就会安排封闭训练营。其模式与中国的地方运动队模式极其相似,各个俱乐部的教练员带着自己培养的队员参加,日常的训练由俱乐部教练参与,根据反馈的情况和训练的成效,再由总教练来进行统筹规划,制定有针对性的训练安排。

当然,这样的集训模式是大赛前补强弱项、发现问题、调整状态的临时手段,并不是常态,当奥运会周期结束后,这些体操队员又能够回到他们正常生活中。

对于很多体制内的退役运动员而言,运动和训练占据了他们年轻时太多的时间和精力,以至于在退役后进入社会时,显得那样格格不入与不知所措,这也是为什么,像体操冠军张尚武沦落至街头卖艺甚至多次入狱的荒唐事,会一而再再而三地发生。

当大家都在诧异,我们向来引以为傲的体操,为何难以找回往日的荣耀时,这样的结果其实并不令人意外——这或许是中国体操、中国体育的真实水平体现,也侧面反映了一种进步和发展。

再尖锐一点说,在人均生活水平提高的情况下,还会有多少穷苦的家庭,愿意把孩子的未来寄托在「举国体制」的红利之下?还会有多少运动员会因为生活的窘迫,而贡献自己的青春年华?

但这或许并不是一件坏事——也许,想要让每一枚奥运奖牌更有分量,意味着体育项目的选材、训练、管理体制可能都需要改革和进步。就像美国体操那样,依附于庞大的群众基础,才能为这项运动带来更加长久的生命力。




关键字 : 东京奥运会 美国体操
1
0
  • 关注微信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