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拿下《DOTA2》和《CS:GO》大满贯,独联体赛区凭什么?

作者: 北力 2021-11-12 0 0


成功不是终点,失败不是结束,最重要的是前行的勇气。对于独联体的电竞青年来说,他们已经渡过了「至暗时刻」,在全球电竞产业欣欣向荣的背景下,等待他们的只有光明未来。


文 / 北力


11月8日凌晨,在瑞典斯德哥尔摩的Avicii竞技场,乌克兰战队NAVI击败G2,捧得了PGL Major桂冠。


这支由两个乌克兰人和三个俄罗斯人组成的战队,在本届赛事中一图未失,明星选手s1mple的赛事Rating更是达到了破纪录的1.47,统治力尽显无疑,基本锁定了年度TOP1。



注:权威《CS:GO》网站HLTV每年年末都会推出「年度TOP20榜单」,S1mple曾在2018年获得TOP1的荣誉。


这是NAVI队史上第一个Major冠军。赛后,乌克兰总理Vladimir Zelensky发布推文,恭喜NAVI获得冠军:


「十几年来,我们的电竞通过赢得冠军,使乌克兰在世界地图上脱颖而出。昨天也不例外。NAVI在其历史上第一次赢得了《CS:GO》的Major,这样的成功会激励很多人!」



乌克兰和俄罗斯通常很难在一件事上达成一致,但电竞却把他们拉到了一起。在乌克兰总统推文庆祝之后,俄罗斯国家杜马成员Dmitry Svishchey也对NAVI的成功表达了祝贺,他表示俄罗斯电竞的成功不是偶然,国家对于电竞的支持已经体现,往后甚至会考虑「修改一些法律来便捷电竞产业的发展。」


Gambit拿下IEM卡托维茨,NAVI拿下IEM科隆和斯德哥尔摩Major,在今年最重要的三项《CS:GO》比赛中,来自独联体的战队都笑到了最后。而除《CS:GO》外,在上个月结束的TI10,同样来自独联体地区的Team Spirit获得了冠军。



自2011之后,独联体用十年的时间再次称霸了《DOTA2》和《CS》。这里面没有任何运气成分,有的只是一个尊重规律、刻苦奋斗并获得成功的体育故事。而在这个故事背后,也有一个世界不可忽视的电竞市场。


独立国家联合体(CIS),简称「独联体」,是前苏联解体时由多个加盟共和国组成的一个地区性组织,总部设在白俄罗斯首都明斯克。1991年12月8日,白俄罗斯、俄罗斯、乌克兰三个前苏联加盟共和国的领导人在白俄罗斯签署《独立国家联合体协议》,宣布组成独立国家联合体。


如今,独联体有9个成员,分别是阿塞拜疆、亚美尼亚、白俄罗斯、吉尔吉斯斯坦、摩尔多瓦、哈萨克斯坦、俄罗斯、乌兹别克斯坦、塔吉克斯坦,作为创始成员之一,乌克兰在2014年退出了独联体组织。但值得一提的是,通常在电竞赛事赛区的分类中,来自乌克兰战队仍属于独联体地区。


在电竞品类中,《DOTA2》和《CS:GO》是最受独联体地区欢迎的项目。据EsportCharts数据显示,这两个项目占据了CIS地区赛事总观看量的84%。而回归赛事历史,我们同样绕不过来自独联体的队员和战队,VP、NAVI、Markeloff和Puppy等名字都振聋发聩。



虽然来自独联体的选手很早就参与了世界性的电竞比赛,但相比于中国、北美和欧洲这些电竞产业很早就形成规模的地区,独联体地区由于普遍贫穷,造成了电竞产业发展相对缓慢。


1997年,职业电子竞技联盟(Cyberathlete Professional League)在美国达拉斯成立。作为一个全球性的赛事,CPL为许多国家的电竞产业提供了「燃料」,而独联体也不例外。


CPL刚开始举办时,并没有来自独联体的选手。不过,独联体是一个热爱游戏的地区,尤其是FPS类游戏。如果常混迹于外国论坛,你能看到其他国家民众对独联体玩家「天赋」的羡慕。这种天赋不是与生俱来,而是靠大把努力和时间堆积而成。此前,「小蜜蜂」Vitality选手apEX在采访中就表示:「来自独联体的玩家是我见过最勤奋的,他们会把大量的时间投入到训练中,而且玩家数量也很多。」



俄罗斯玩家都是「肝帝」.... 图源:《Do Russian teens really play CS:GO?》


用户基数加勤奋努力,在这样的氛围下,出成绩只是时间问题。2000年,由三星赞助的WCG正式成立。2001年,代表俄罗斯出征的选手,在《雷神之锤》项目上获得了两枚银牌。


要知道,当年WCG有着「电竞奥运会」的美誉,重要性和影响力不言而喻。能在WCG上取得成绩,对俄罗斯乃至独联体电竞产业都有着巨大的推动力。当职业选手们以成功者姿态出现在领奖台上,会给台下那些有着电竞梦想的少年带去信心和鼓舞。


但是,再好的故事也需要一个合适媒介来宣传,例如央视宣传对中国电竞的意义。对于独联体地区来说,这样的时刻出现在2002年。


彼时,俄罗斯电视台NTV有个叫「Namedni」的节目,用以报道最重要的总结新闻。2002年,当来自俄罗斯的M19战队夺得WCG《CS1.6》项目的冠军时,「Namedni」对此进行了报道。NTV用了一个当时还比较罕见的视角来报道这件事:电子竞技跟传统体育一样,只有通过刻苦努力的训练才能获得成功,并且在奖金池的加持下,也能成为一个正规职业。



NTV报道画面


夺冠加上正统媒体的宣传,电竞的知名度在独联体地区急速上升。一位俄罗斯记者Arseny Kuzminsky在文章中如此写道:「Nook, KALbI4, MadFan, Rado, Rider这些绰号在所有至少了解电竞的人中瞬间成名。普通玩家开始在电脑俱乐部用这些昵称为自己命名,这种势头不可阻挡。年轻人受到鼓舞,开始相信自己也能成为职业选手。」


在这种势头下,越来越多的赛事和青年才俊开始涌现。在2003-2005年期间,众多赛事和传奇战队开始成立,例如我们现在所熟知的Virtus Pro就是在2003年创立。


快进到2009年,独联体电竞迎来了自己的「王思聪」。一个名为Murat 「Arbalet」 Zhumashevich开始「强势进入,整合电竞」。



Arbalet(左三)与NAVI队员


2009年,12月18日,Natus Vincere在Arbalet的资助下成立,在《CS1.6》进入尾声之时,NAVI在2010年的3个最顶级赛事(IEM、ESWC、WCG)上拿到了3个冠军,缔造了一代乌克兰王朝,Zeus、Markeloff、Edward等都是中国粉丝熟知的名字。不过在进入《CS:GO》时代之后,NAVI未能达到此前的高度,直到今年。在2021年,NAVI拿下了四项大赛的冠军,打遍天下无敌手。



除了资助成立NAVI之外,Arbalet也创办了一个名为Arbalet Cup的系列赛事,从产业层面推动独联体电竞的发展。彼时,Arbalet Cup承担起了兵工厂的角色,为独联体战队迎战世界豪强「积草囤粮」。


如果说CS项目代表了独联体电竞的上半场,那DOTA2国际邀请赛(TI)的诞生,则让他们快步踏入了下半场。


2011年,首届TI在德国科隆开打。NAVI在决赛中击败Ehome,举起不朽盾的同时拿走了100万美元的奖金。这样一笔「天文数字」,让社会民众意识到靠电竞成为「百万富翁」不是遥不可及的梦想。当一个产业有着清晰的职业道路和收入来源,那么它成为主流只是时间问题。



此后,NAVI虽然在TI2和TI3都闯入了决赛,但都铩羽而归,未能再次举起不朽盾。TI3之后,独联体战队陷入了一个低潮期,未能在国际赛场上取得太亮眼的成绩,直到今年。


在今年举办的TI10上,被认为是鱼腩战队的「雪碧」 Team Spirit在决赛中击败PSG.LGD,完成了一穿六夺冠的壮举。时隔十年,来自独联体的战队再次登上了《DOTA2》的王座。值得一提的是,TS是本届TI上最年轻的队伍之一,平均年龄为23.4岁,而同属独联体赛区的VP则只有19岁。


保持新鲜血液并源源不断的输出人才,这正是独联体赛区「法宝」。就目前《DOTA2》和《CS:GO》的格局上看,来自独联体的年轻选手占据了半壁江山,在这样的大环境下,成功只是水到渠成。未来终归是年轻人的,这是竞技体育亘古不变的定律。


TI10赛后,俄罗斯总统普金通过克林姆林宫发布了一份公开信,祝贺TS夺冠。


「祝贺你们在2021年DOTA2国际邀请赛中当之无愧的胜利。有史以来第一次,俄罗斯战队赢得了TI,干得漂亮!在进入决赛的道路上,你们展现了卓越的领导才能和团结精神;在真正考验技巧和品格的决战中,你们全神贯注,从强敌的手中夺得主动权。实践证明,我们的电竞选手始终朝着目标前进,能够征服任何高峰。祝愿你们取得新的成功,一切顺利。」



夺冠加上总统祝贺,独联体玩家的热情再次高涨。据SteamChart数据显示,《DOTA2》迎来了31个月以来最大的玩家基数增长。据悉,十月份约有59000名新玩家进入游戏,是自2019年2月以来表现最好的月份,整体增长了15%。从赛事观看数据看,这种增长更明显。据EsportCharts的数据显示,TI10赛事观众峰值达到了270万,相比TI9的190万有大幅增长。而值得一提的是,在TI10收视率前五的比赛中,TS参与的比赛占到了四席,他们也是本届赛事中最受欢迎的队伍,平均观众数达到了80万。


独联体玩家的这种兴奋,我们其实也可以感同身受。就在几天前,EDG在S11上的夺冠掀起了一波前所未有的热潮,让电竞的影响力再次得到了印证。庆祝和喜悦内核是相通的,但从意义上来看,NAVI和TS在Major和TI上的夺冠,更类似于S8时的IG——国内电竞产业发展蒸蒸日上,需要重量级冠军来进入下一阶段。


在NAVI夺冠后,俄罗斯国家杜马成员Dmitry Svishchev已经对此给出了明确的信号,他表示:「让电竞发展吧!我们需要支持它。到目前为止,国内已经为从事电子竞技创造了所有条件:立法和物质基础都是对应的。如果电竞选手需要什么,我们会帮助他们,如果需要修改立法,那么我们也愿意考虑,我们知道这些人的成功。」



成功不是终点,失败不是结束,最重要的是前行的勇气。对于独联体的电竞青年来说,他们已经渡过了「至暗时刻」,在全球电竞产业欣欣向荣的背景下,等待他们的只有光明未来。



关键字 : 电竞 独联体赛区
关键词: 电竞独联体赛区
0
0
  • 关注微信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