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风体育,风暴不再

作者:董武英 2018-07-24 0 0

1.jpg

“体育业务上,会让to B赛事的公司重组进来,保留暴风体育APP的火种,让它自我供血。”

暴风集团冯鑫的这番“火种”论意味着,起点很高的暴风体育,可能将退回到蛰伏期,或许短时间内将无力再掀起新的风暴,而市面上也随即传出暴风体育裁员的消息。

在这场关于体育的投机过后,这片白茫茫大地上还剩下了些什么?


文/ 董 武英  编辑/ 陈 新进


暴风体育,又遇暴风!


今天生态圈所讲的暴风,不是肆虐东南海岸的台风,而是处于风暴之中的暴风集团和暴风体育。不过,对于后两者来说,这场风暴丝毫不逊于一场台风,甚至犹有过之。


暴风体育遭遇危机的消息,生态圈去年10月就已经进行过详细的报道与分析。而从那以后,曾数次掀起体育圈风云的暴风体育,的确逐渐销声匿迹,渐渐在江湖上不再能掀起波澜。


直至近日,冯鑫长达两小时的内部长谈,这家体育公司再次回到人们的视线,只不过这一次,冯鑫几乎为集团旗下的体育公司彻底“盖棺”。


↓7月20日之后,暴风体育的微博、微信都没有再进行更新过

2.jpg

延伸阅读:暴风体育,风暴来临


冯鑫的内部长谈于7月9日晚发布在暴风集团订阅号,而当天,正是冯鑫所持占公司股本0.99%的股份被司法冻结,暴风集团股票遭遇跌停的时候。


再往前追溯,6月23日,暴风集团发布了关于非公开发行公司债券的公告,发行规模不超过2亿元。


3.jpg


这则公告引发了热议,媒体直批暴风集团出现“现金流危机”、“发行债券以偿债”。而在暴风集团公告发行债券至冯鑫内部长谈期间,曾与冯鑫一同创立暴风体育的赵军辞去了暴风集团董事席位。


面对这样的现状,冯鑫这篇内部长谈的目的其实是救火


事实上,这篇“All for TV”的长文的确起到了一定作用。7月10日,在创业板指表现并不出色的情况下,暴风集团股价涨幅一度超过6%,最终收盘上涨4.79%。


这篇文章中,冯鑫解释了股份被冻结的原因:投资暴风魔镜的中信资本提前撤资,冯鑫以个人名义回购其股份,但还剩下4000万元无法支付,导致部分股票被司法冻结。冯鑫也坦言,个人持有的股票基本上都质押了。


4.jpg

冯鑫(资料图)


当然,这篇文章的核心部分还是冯鑫对暴风集团业务的思考和规划。他表示,“核心是两件事,第一是紧抓TV发展,第二是对TV以外的业务动大手术。”

“对于魔镜和体育这样的公司,这几个布局的方向未必不对,但刚开始的起点太高了,当行业环境恶化或者没有预想的那么好的时候,就会有由奢入俭的问题,会出现运营成本偏高回报偏少。方向未必是不对的,只是生存的环境变的艰难了,要开始习惯艰苦奋斗。”


对体育也是类似的处理,做一个to B赛事的公司重组进来,原有的业务保留暴风体育APP的火种,让它开始自我供血。我们使用这样的方式,下决心对TV以外的业务减负重组,不需要任何人支撑的情况下可以自我供血保留火种。”


言下之意,艰难度日的暴风体育基本被宣告“盖棺”。


5.jpg

to B赛事会成为暴风体育最后的希望火苗吗?


很快,据《旅界》独家报道,暴风体育团队或将迎来裁员潮,其200人团队最终将被裁剪至10人左右。该媒体表示,这轮裁员也有很大的可能性是暴风体育最后一次裁员。


前面也我们说到,此前更新断断续续的暴风体育的微博、公众号、小程序等,都在上周停止了更新,而暴风体育并没有官网,此前主要是发力移动端。


但即便是在移动端方面,笔者近日想要体验下这“火种 ”,于是下载了暴风体育APP,然而,如今APP基本只能通过官网下载,部分页面停留在很久以前 ,一些栏目已经停更,有时甚至无法打开应用。


6.jpg

如今,暴风体育APP部分状态处于无法打开的阶段——与乐视体育倒下时的哀鸿遍野相比,更悲哀的是,整个互联网世界,似乎没人发现这件事。


不过,世界杯决赛期间,部分赛事相关的资讯仍然显示获得了上万人气。这似乎也表面,这场暴风,似乎还没有将暴风体育完全吞噬。



起点太高?暴风体育后继乏力


2016年6月,暴风体育正式设立。创立之初,暴风体育就高调宣布获得2016-2017赛季中超联赛新媒体转播权。虽然在之后被指出,其每轮只有一场中超赛事直播,但初生的暴风体育也出尽了风头。


除此之外,暴风体育还成为了2016-2017赛季CBA联赛的官方合作伙伴,并与中国男女篮都建立了合作关系。


7.jpg


2016年9月,成立3个月的暴风体育宣布完成2.04亿的A轮融资,9月末,暴风体育上线了第一版APP。2017年1月,暴风体育成为中国体育类APP第6名,成为仅次于乐视体育和腾讯体育的直播类体育APP第3名。


当时扬言要将暴风体育打造成体育界“今日头条”的冯鑫,曾放出“100天内赶超乐视和腾讯”、“2017年成为互联网体育平台第一名”的豪言。


然而,一时风光无限的暴风在之后却显得有些尴尬。直到乐视崩盘,暴风体育也未能实现冯鑫的目标,即便是乐视体育倒下之后——时至今日,乐视体育的公众号仍在保持着日更,暴风体育却疑似停更了。


8.jpg


2017年2月,由于证监会的审查,暴风集团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披露体育业务的财务状况:2016年1月-9月,暴风体育营收不到10万元。但这一时段正值暴风体育APP刚刚上线之际,可以用“试运营”来搪塞,刚好避开了业界最关注的暴风体育的真实运营情况,因此这个数据并未引起轩然大波。


不过,后面的财报中,体育业务营收闭口不提,只有关于新闻更新数量与点击量的少量内容。


从某种程度上讲,在挥金如土的体育市场上,暴风体育始终找不到自身的准确定位和发展战略。纵观暴风体育的整个发展史,就算是体育行业内的人,你也很难说清楚暴风体育究竟做了些什么。


而曾经在暴风体育的战略布局中有着超然地位的MP&Silva,始终被认为是暴风体育在版权市场上的胜负手,却在其发展过程中从未显露出任何实质性的价值。



版权,没能成为一招妙棋


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体育界普遍认为MP&Silva隶属于暴风集团控制之下。


此次交易的大背景是,2015年2月,万达集团宣布以10.5亿欧元的价格并购盈方,正式打响了中国体育公司从供应链上控制体育版权的争夺战。2015年10月,乐视体育战略入股世界体育集团,即现拉加代尔体育(亚洲),在获得其20%股份的同时也获得了亚足联的一系列版权。


同行业公司大手笔购入体育版权,暴风也跃跃欲试。很快,当时的创业板妖股暴风科技参与设立的产业并购基金上海浸鑫投资咨询合伙企业,完成了对欧洲知名体育版权代理公司MP & Silva Holdings S.A 65%股权的收购。据彭博社的相关报道,在这场交易中,MP&Silva的估值高达14亿美元。


9.jpg


当时,暴风科技就这次收购还做出了澄清:暴风科技所占浸鑫投资份额比例较小,暴风科技与浸鑫投资之间无控制关系,MP&Silva的潜在收购方为浸鑫投资。同时,暴风科技与MP&Silva及其股东未签署收购协议。


虽然不具备直接控制关系,但暴风科技早就与MP&Silva就体育版权事宜达成过战略合作备忘录,暴风科技的全资子公司天津暴风投资也是浸鑫投资的普通合伙人之一。


而在收购完成后,暴风体育应运而生,因此在起初与暴风体育有关的报道中,MP&Silva从未缺席。或许正是由于MP&Silva在体育版权代理领域的知名度,暴风体育的版权故事才能讲得通,才能在一开始获得一定的认可。


10.jpg


然而,与万达和乐视不同的是,盈方和拉加代尔体育均为两者带来了颇具稀缺性的体育资产,但直到最后,暴风体育也未通过MP&Silva获得过任何体育IP,现在甚至一片狼藉,自身难保。


据了解,MP&Silva拥有着大量的体育版权,虽然其中大部分版权如英超、F1等都针对的是海外市场,但MP&Silva之前却始终牢牢控制着意甲的全球版权。


2015年,乐视体育与MP&Silva达成战略合作,获得了意甲联赛在大陆的独家新媒体版权。然而,当乐视体育停播,PP体育和腾讯成了意甲联赛的直播平台时,整个过程中却丝毫见不到暴风体育的影子


而在2017年10月,MP&Silva自2004年创立以来首次失去意甲版权——其竞争对手IMG以每赛季3.71亿英镑的高昂价格将2018-2021三个赛季的意甲版权纳入囊中。


11.jpg

Sport Business对于MP&Silva的相关报道


而MP&Silva面临的问题还不止如此。近日,英国著名体育商业媒体《SportBusiness》发文称,MP&Silva早已处于瘫痪状态,报道中表示,MP&Silva已经错过了向英超联赛等组织支付版权费用的既定时间。此外,这家公司还因为2018和2022世界杯的意大利版权,与FIFA产生了合同争议,陷入仲裁状态。


但与此同时,我们注意到,在暴风收购MP&Silva之前,这家公司创始人之一Andrea Radrizzani就宣布离开MP&Silva。另一位创始人Riccardo Silva据报道目前正在谋求收购AC米兰的部分股权,更有意思的是,近日率先曝出MP&Silva危机的SportBusiness,归属其旗下控股公司。


12.jpg

MP&Silva创始人之一Riccardo Silva


一家没有头部IP的版权代理公司,比一家没有体育版权的体育直播平台更为可悲,而这却分别是MP&Silva和暴风体育这对难兄难弟的真实写照。


当我们层层深入剖析的时候,事实变得很残酷,现在看来,当华丽的外衣褪去以后,有关对MP&Silva的这一次收购,可能除了噱头,什么也没有留下。



忍痛断臂后,暴风危机仍待解决


在资本市场和相关媒体报道中,常常将暴风和乐视进行类比,以此分析暴风的生态布局,或解读其潜藏的巨大风险。


从某些角度来看,暴风的确跟乐视有极大的相似之处。两者都在创业板上市,一度是创业板的风云公司。2010年乐视网上市,到2015年股价暴涨,市值最高值达1526.57亿元,甚至超过了当时的万科A,在很长一段时间内牢牢坐稳了创业板之王的地位。


而同样是2015年,暴风科技上市后,在VR概念炒作下,上市之后连续收获29个涨停板,之后又连续数个涨停,股价一度高达327.01元每股,成为名副其实的“创业板妖股”。


13.jpg


暴风上市的时候,它还叫暴风科技。这家以视频播放工具为基础,成长为视频网站的互联网企业,在2015年初开始向资本市场讲述一个VR的故事,并在1月成立了暴风魔镜。同年7月,暴风集团从海尔手中收购了统帅,成立了从事互联网电视业务的暴风统帅;并投资风秀科技,推出暴风秀场。


从暴风的布局中,我们似乎可以看到乐视的影子。但与“为梦想窒息”的贾跃亭相比,冯鑫的暴风甚至都没有做出什么更值得称道的成绩


乐视虽然留下了一个烂摊子,但其电视、手机等硬件业务着实引领或搅动了行业,其影视业务成绩颇为优异,乐视体育也影响深远,甚至连遥遥无期的造车业务,也在近期获得了恒大的认可。


暴风并不然,除了暴风影音之外,暴风其实并没有给人们留下什么深刻的印象,包括最近砍掉的暴风体育、暴风魔镜。


目前,暴风已经全力投入到市场相对认可,业绩相对稳定增长的暴风TV业务上,但不幸的是它又与众多电视厂商陷入了价格战——虽然在此前的“618”中,暴风TV40寸电视只要999元,因而他们也借此与小米一起跻身电视销量榜Top10。


14.jpg


从某种意义上讲,暴风体育虽然被冯鑫称为“火种”,但它基本已经成为历史。而对于整个暴风集团来说,虽然砍掉了多项业务,但危机远远没有结束


现在来看,数次募资不成,股票被强制平仓,暴风集团的现金流问题已经暴露出来,而如今只能做互联网电视壳子,却仍被冯鑫寄予厚望的TV业务则至今未能实现盈利。


我们像祝福乐视集团一样祝福暴风集团可以走出泥沼,但对于体育产业来说,从生到死,暴风体育究竟留下了些什么呢?


15.jpg


在暴风摇滚嘉年华的舞台上,冯鑫唱了一曲Gala乐队的《追梦赤子心》——

“关于理想我从来没选择放弃

即使在灰头土脸的日子里…

向前跑 迎着冷眼和嘲笑

命运它无法让我们跪地求饶

就算鲜血洒满了怀抱…

与其苟延残喘不如纵情燃烧吧

有一天会再发芽……”


目前我们不知道,处在风暴中的冯鑫与暴风集团能否顺利破局,也不清楚暴风体育的“火种”能否“有一天会在发芽”,但从目前来看,暴风体育从体育产业的一团虚火中诞生,投了一家无用的公司,讲了一个典型的资本故事,最后成了一颗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复燃的火种。仅此而已。


投机过后,一片虚无。暴风体育的死缓,意味着过去那个时代一整个泡沫的彻底破裂。而在体育产业这条希望之路上,先锋者们尤其需要的,是信心,更是耐心

16.jpg

点击下面蓝色字,获取更多资讯

人民想念乐视体育

暴风体育,风暴来临

后冬奥体育版权冷思考:一场76.5亿美金的顶级IP豪赌

当代明诚终完成收购新英体育!又一巨头就此诞生?




关键字 : 明星公司 暴风体育 体育产业
0
0
  • 关注微信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