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建宏加盟企鹅体育!“我是个战士,终究要回到战场” | 人间

深度精读 作者:李亚丽 2018-08-02 0 0

1.jpg

距离上次生态圈采访刘建宏,已经过去了半年左右时间。这一次,他有了新的征途——加盟企鹅体育,出任总裁。


“乐视体育如同当年的陈胜吴广,完成了振臂一呼的任务,历史使命可能已经完成了。但是我的历史使命还没完成,我还可以为中国体育做很多事情。”经历了4年创业拼杀,刘建宏无疑有了不少心得与经验,他也决定重新上路。


在企鹅体育履新之后,他希望这次的节奏能把控得好一点。“中国体育是慢产业,要有足够的耐心。”把自己比作战士的刘建宏,再度站在了中国体育产业的战场之上。


文/ 李亚丽 编辑/ 郭阳


2018年8月2日,刘建宏向体育产业生态圈证实,自己正式加盟腾讯旗下体育平台企鹅体育出任总裁,负责公司整体业务的管理。这是从老东家乐视体育离职4个月之后,刘建宏再一次踏上的征途。


在履新前一天,我们在建宏老师家中采访到了他。经历了世界杯“57天86期节目”的恶战之后,他看上去状态不错。


“最近踢了两场球,健了两次身,还在家里搞了个健身房。”和央视风华时代所拍摄的俊朗影像相比,如今已到知天命年龄的刘建宏,似乎只是多了一头白发,身材也保持得很好,一点看不出疲惫。


2.jpg


“这段时间找我的,客观地说,很多很多,但是我最终还是选择了企鹅体育。”一坐下来,刘建宏首先还是讲述了大家最关心的问题——选择企鹅体育作为下一站的原因。



再回沙场,为谁而战?


“首先,我是媒体人出身,我觉得选择一个有媒体属性的平台,可能更适合我。”刘建宏谈到,也有一些体育投资机构、体育集团伸出橄榄枝,但自己并不希望做脱离媒体属性的工作。


3.jpg

8月2日,刘建宏正式前往企鹅体育履新


“过日子,有钱有有钱的过法,没钱有没钱的过法。国民党在正面战场上打是一种方式,八路军在敌后打游击也是一种方式。”亲身经历了过去四年中国体育产业起伏发展的刘建宏,如今有了更明朗的想法和判断,并想要将自己的心得和思考带到新的平台进行实践。


“目前中国体育产业还没有形成一个特别稳定的局面,所以提供了多种可能性。我更愿意选择一个我自己认为把握性大,或者看得更清楚的一条路,去尝试一下。


在这样的考虑之下,刘建宏在离职之后经历的世界杯期间,进行了深入的考量。“今年我过了一个完整的互联网世界杯。”


57天做了86期节目的刘建宏对这次经历感触很深,在参与制作《新三味聊斋》、《宏观世界波》、《这!就是世界波》等节目的过程中,与主流媒体平台都进行了接触,并深切感受到不同平台运营能力、产品能力的不同,以及各自的特点和优势。


4.jpg


于是,对拿到NBA版权之后精心经营的腾讯,刘建宏表示了极高的赞赏,“在与他们合作的过程中,我可以明显感受到他的体育用户基数很大,各方面运营能力、专业性都很强。


而这,也成为刘建宏选择企鹅体育的原因之一。


已有两年运营基础的企鹅直播,在用户基础和平台运营能力上都有了一定积累,刘建宏认为这是一个不错的起点。


背靠腾讯,企鹅体育有得天独厚的版权赛事资源。而在此之外,企鹅体育瞄准了体量庞大但鲜有人耕耘的民间草根赛事市场,刘建宏表示,在目前的景况下,那些大平台已无暇顾及其他,因为手里的大版权已经让他们消化起来压力很大。而这些民间赛事同样需要平台去传播,需要有人为他们提供服务。


5.jpg

延伸阅读:背靠腾讯,发力赛事服务,企鹅体育想如何玩转体育赛事直播?


“大家把战场区分开,你不能又吃西瓜又捡芝麻,既然你选了西瓜,那我们就去捡芝麻。我多捡点,说不定日子过得也不会差。”刘建宏表示,“现在市场中这样的平台并不多,我觉得企鹅体育有一个很好的机会。”


在刘建宏看来,企鹅体育作为一个早期的直播平台还有很大的成长性和上升空间,自己的抱负在企鹅体育也有了新的施展机会。除了为草根赛事提供服务,他还有两件酝酿已久,想要去做的事情。



新的使命:发力青训,力拼体育服务


在电视时代,观众很被动,很少有内容选择权。而互联网的特点是让用户说了算,从这个角度还有很多探索空间。


刘建宏谈到,过去的几年,中国的体育呈现很多时候还只是把电视信号搬到互联网上,并没有很好地将二者结合,在这一点上还有很大的改进空间。


“因为我自己是熟悉电视的,又学习了几年互联网,所以我们想要提供互联网的信号制作和内容分发服务,为中国现在的体育赛事、体育活动去服务。”


在过去的两年,身在其中的刘建宏已经有了一些思考,想要将人工智能、智能分发等时新技术与信号制作、前端信号采集、云端存储、平台分发等整合起来,形成一种属于互联网信号制作分发的体系或解决方案。


而这也将成为刘建宏进入企鹅体育之后,在民间赛事之外着手要做的第二件事情。


6.jpg

新技术与体育内容的结合,会是下一站方向吗?


此外,从过去四年的经历中刘建宏发现,“我们以前的眼界可能太窄了,老是觉得只有做版权、大赛、体育内容才是做体育,但其实,体育最核心的是个人参与。”


意识到这一点,刘建宏发现,比起体育内容消费用户,在中国,每天参与体育运动的人,体量更庞大,这个群体更需要服务。


“比如,现在打车用滴滴、吃饭用外卖软件、骑行用ofo摩拜等,各个方面都有一个提供服务的平台。但在所有这些领域里,似乎体育领域里还缺一个东西?还缺一个能够服务中国体育用户的平台。”


于是,刘建宏想要从青训入手,摸索一个互联网服务平台,为更多的中国体育用户来服务。这是刘建宏要做的第三个业务板块,同时也将是企鹅体育寻求突破的一个切口。


7.jpg

从青训开始的体育服务,会成为那个突破口吗?


“青训这块的痛点很清楚,比如水均益的孩子想学冰舞,他还得到处咨询,这在互联网时代是一个不可容忍的事情。现在的家长,不知道机构在哪,不知道机构的课程、服务、价格、口碑怎么样?如果想把孩子送去踢球,这周边哪个离我最近?孩子回家之后如何继续训练?类似这样的痛点非常多,这其实就是典型的信息不对称,是互联网时代的痛点。”


在这一点上,据介绍,企鹅体育将与俱乐部和教育资源打通,结合自身直播平台特性,从青训的底层服务切入,形成新的青训业务发展模式。


对于可能存在的低频次问题,刘建宏并不担心。“火车、飞机也不是高频次事件,但12306、航旅纵横这些软件大家都得用。当你做成这个领域里不可或缺的一个体系时,大家每做这件事情,就会想到去用。


刘建宏补充到,在青训之后,平台可能会辐射到更多时下大众喜欢的项目,比如年轻人中热门的街舞、滑板,包括高空蹦极等极限运动,或者是广场舞等中老年群体喜欢的健身活动等,都会是企鹅体育未来可能发力的方向。


“我看到一组数据,街舞全国有8万名教练。而足球呢?只有3万人。”在这些年里,刘建宏看到了很多,也在进行着一系列的思考,足球不再是唯一的出路。


8.jpg

2011年中国打进世界杯十周年纪念活动中的刘建宏(最右),不过在刘建宏看来,足球、篮球,并非体育的唯一出路


不过刘建宏也坦言,“这个模式的形成,一定会有一个艰苦的打磨过程。但终归要有人去探索,我相信我们不做,也会有人做。”


实际上,市场中已有不少行业巨头开始布局互联网服务平台,对此,刘建宏表示,“大家思路不一样,就看谁能在这条路上突出重围。而且体育领域本身很丰富,细分领域多,大家没必要非得抢一块。市场还是存在,机会还是有。


“现在的中国体育,大家都还在探索,有人拿着钱探索,我是用这些年积累和经验探索,不管最后谁走通,都是可喜可贺的事情。问题是,如果都走不通,那我们这个行业就太可悲了。我觉得,探索者多了,一定有人能杀出来。


9.jpg


至于这个方向的未来,“在我脑海里,”刘建宏忽然抬头,“次我希望自己的节奏能够把控的好一点,过去几年的经历告诉我,中国体育要有足够的耐心,体育是慢产业。用博尔特的速度去跑马拉松是跑不下来的,中国体育其实也是个马拉松。”


“这次,我会跟团队一起实时复盘讨论,不断地来看怎么走才是最好的。该快的时候一定不能慢,但是该慢的时候千万别快,要扎扎实实的把这个事情做好。”



转型萌叔?时代,在改变


表面上看,刘建宏似乎离开了高压之下的创业期时,不过,他并没有就此感到解脱。


我这个人就是运动员个性,从乐视体育离职之后,马上就筹备《新三味聊斋》,在当时的情况下,播出平台、赞助商、团队等各个方面都没落实好。最后我们能把这个事做成,也算是不大不小一个奇迹。”


在刚刚结束的世界杯期间,刘建宏出品并主持了《新三味聊斋》,在这一脱口秀类轻综艺节目中,他的人设被定为“萌叔”,一改以往电视屏幕里、解说台前西装革履的严肃风范,变得有些可爱,有点活泼。


10.jpg

“萌叔”形态的刘建宏,在抖音也发布了一系列内容,引发了网友关注


对于此,刘建宏道出了个中思考。“这次的《新三味聊斋》,对我来说其实是一次探索和尝试。 以前做电视节目,我会按整体的架构去把握,更多从情怀、利益等角度做选题。而这次,从策划设计开始,很多东西就已发生改变。”


“比如这个节目60分钟,我希望瞬间可以拆分成30个短视频。在设计的时候就要求导演团队,每1-2分钟必须要有一个故事,一个爆点。除了情怀,还要想兴趣点在哪儿,里面该有哪些元素?年轻人为什么喜欢?他们喜欢你怎样表达?”


所以当制作团队告诉他,要放下身段,重新定位,做一个“萌叔”时,刘建宏选择了接受。“我考虑后觉得,其实以前更多给大家是比较严肃的形象,但日常生活中我也没那么严肃。反而现在新媒体的方式可以让人更好地去还原自己,所以我都接受了团队的建议和要求,包括“萌叔”的人设,以及录抖音等有趣的东西。”


11.jpg

“土味情话,了解一下?”


据刘建宏介绍,《新三味聊斋》的节目制作团队大概在30人,除了导演,大都是90后。


“其实我的理解呢,这就是‘糖衣炮弹’,同样的核心内容,但包裹上了现在大家喜欢的味道。因为我本身不会用年轻人的方式来表达,团队告诉我,‘建宏老师,土味情话你得这么说’等等。事实证明我这么做了,内容也就变得轻松了,年轻人也爱看了,最后的节目传播量比我的预估高了整整3倍,达到了6.5亿次。”


在被问到更喜欢以前还是现在的“人设”时,刘建宏眼神中透露着多种情绪:“时代变了在电视时代,那种方式是受欢迎的,但到了互联网时代,年轻人的时代,事实证明这种方式大家更喜欢看。如果我还板着脸讲一个严肃的内容,估计大家点开一回就不会想点第二回了。”


而加入企鹅体育之后,刘建宏的主要定位无疑是管理者的角色,是否还会延续“萌叔”形象进行更多内容产出?


刘建宏表示,这就好比姜文,既是导演,又做演员,我也可以有多重身份。做内容本身也是我自己很喜欢且擅长的领域,在体育内容,尤其是互联网体育内容这一块,我不会停止探索。



中国足球,一个放不下的梦


如果你是一个班主任,你会支持班上的孩子们,成立个小球队去踢球么?

如果你是一个校长,你的学校里面有足球队么?

如果你是一个市长,你知道你的城市里面有多少足球场么?

如果你是一个房地产商人,你是不是只知道盖楼,而不知道给这个小区,留下一片足球场?

总之,我们每个人都应该知道,中国足球上不去,不是因为这11个人不努力,是因为我们所有人,可以说是所有人,都没有把自己该做的工作做好。


在刘建宏的微博上,上面那个他关于讨论“中国足球为什么上不去”的小视频最近被频繁转发,也在虎扑、懂球帝等平台引发了讨论。看得出,他对中国足球依旧割舍不下。


12.jpg

中国足球,还是刘建宏割舍不下的东西


对于坊间热议的中国举办2030世界杯的消息,刘建宏低下头,沉默了两秒,苦笑道:“其实,只要是中国真想办,我认为我们也真得能办,但是我们能不能在这个办世界杯的时候,有一只像样的、拿得出手的队伍?


刘建宏谈到了最近一次观看中国U19青年队的比赛经历,“那一场球传了二三十脚,没有一次传到高中锋头上,这不是主教练的问题,那是谁的问题?往回倒,十二三岁该练技术的时候没练好。”


“我们现在的青训很不扎实,面子上的事多,口活多,实效的东西少。如果继续是这么一个状况,那2030年肯定也不能怎么样……”刘建宏无奈调侃道,“有可能跟南非一样?踢三场小组赛,然后东道主回家了。”


虽然失望,刘建宏言辞恳切,“世界杯在中国举办,对这个运动在中国的传播一定是有效的,这不用怀疑。但最关键的是,不能以拿不拿世界杯,作为衡量能不能推动中国足球的一个特别重要的标准。不办世界杯我们就不踢球了吗?而且我们搞校园足球,搞足球普及,真的就只为说我们组建一支球队能够进世界杯吗?如果是这样的话,是不是也狭隘了?”


或许这也是为什么,在企鹅体育的新战场,刘建宏依然放不下青训,放不下中国足球。


13.jpg


在刘建宏看来,即便中国的孩子喜欢上足球,对99%的人来说,也是踢不上职业足球的。但喜欢足球仍然可以让孩子们收获竞争精神、团队意识、法制概念等,这是体育改变和塑造人最好的一种方式。


“我们更应该关注的是以足球这种团队项目为代表的体育,对中国人身心灵的塑造。体育可以改变一个国家,体育可以改变人生。”


说到这儿,刘建宏也提到了自己的儿子,他表示,“他5岁就开始踢球。因为足球,我们父子俩有了共同的爱好,他现在15岁了,虽然已进入叛逆期,但至少他可以跟我一块看世界杯,一起探讨球赛,这让父子之间有了一个沟通的桥梁。”


14.jpg

刘建宏透露,他也会跟儿子一起看球、聊球,足球成了他们父子俩的纽带


虽然儿子也喜欢时下火热的电竞游戏,刘建宏对此并不反对,“这就跟我小时候喜欢足球一样,以前我们没有在屋里可玩儿的东西,所以都去户外了。现在时代变了,孩子们可以在房间里玩游戏娱乐,我觉得这种爱好是可以的。”


“足球教会我理解和包容,我也会站在他的角度去思考问题。只是这个度要把握好,沉迷到不可自拔,就需要家长去及时帮助和引导。”


“体育绝不是只有足球和篮球!”从全国知名的足球解说员,转身到创业第一线,再到如今想在企鹅体育挖掘出多种运动项目背后的流量与故事,刘建宏对于其他项目的理解,自然也起到了不小的助力。



“我是一个战士,最终还是要回到战场中去”


回溯“上半场”,最初只把足球当做兴趣的刘建宏,可能不会想到,自己的职业生涯每走一步,都与足球、与体育环环相扣。而这一扣接一扣,也让刘建宏感到了使命,爱上了战场。


15.jpg


1990年从中国人民大学新闻系毕业之后,刘建宏被分配回石家庄电视台,那个时候,用他自己的话说,“命运其实90%都不掌握在自己手里。”


于是并不甘于现状的刘建宏,在1996年辞掉公职来北京冒险。“那个选择就像赌博一样,你想掌握命运,但前途是很未知的。我跟家里人说,这三年如果干不出来,我可能就回石家庄摆个烟摊儿,度此残生了。结果真得是背水一战,才搏出了后来这一片天空。”


此后的18年里,刘建宏手握两个中国最好的足球节目《足球之夜》、《天下足球》,拿了中国主持界的最高荣誉金话筒,实现了职业理想。“但这就是成功,人生就此圆满了吗?”刘建宏如此问自己,“不对,我还是应该去做得更多,用体育去影响更多人。”


这也是为什么,2014年夏天,刘建宏选择离开象牙塔般的央视,去了新的战场。


16.jpg


“从央视出来的时候,我是有足够自信的。”刘建宏开始回忆,“当时我有足够的判断,互联网一定还会高歌猛进,互联网体育也一定会迅猛发展。但我唯一不能判断的是,它最终会变成什么样子。很多东西的成败起伏,第一不以个人意志为转移,第二有很多未知因素。”


再次提及乐视,刘建宏有了不一样的心态,他以手为拳,用力拍着自己的手掌说道:“今天的乐视体育就是当年的陈胜吴广,完成了振臂一挥,那个搅乱时局的任务,可能它的历史使命就完成了。但我的历史使命还没完成,我还可以为中国体育去做很多事情。只不过谋事在人,成事在天。


俗语“五十知天命”,事实上,有很多次机会,刘建宏可以选择去一个相对稳定的环境,过一些安稳些的日子。但他最终还是把自己推到了这样一个满是兵马的战场。


17.jpg

刘建宏的微博签名是:慢跑人生,不亦乐乎。快与慢,也成为了他在体育产业探索中的主要命题。


“后来我发现,性格即命运。我是一个怀揣梦想的战士,喜爱战斗,喜欢实践,内心的欲望还很充沛。不管怎么着,最后我还得冲上去,去做这件事,我才觉得过瘾。至于成功与否,老天才能定。


老骥伏枥,志在千里,50岁的刘建宏加盟企鹅体育出任总裁,又站上了新的战场,开启了体育产业新的探索征程。让我们共同祝福,祝刘建宏与中国体育产业的探索者们,在正好春色下,一切好运。


《人间》,是体育产业生态圈推出的一档体育人物纪实栏目。从时代风口上的弄潮儿,到兢兢业业的普通人,在体育产业奔涌的时代浪潮里,我们力图还原每一个人物最真实的面貌,因为正是无数个他们,最终构成了行业的全貌。


这里有喜有忧,有笑有泪。如果您或身边的朋友愿意分享一段经历,不妨通过后台留言联系我们,不论是平凡世界抑或是英雄史诗,生态圈愿意成为这段故事的记录者。


18.jpg

点击下面蓝色字,获取更多资讯

背靠腾讯,发力赛事服务,企鹅体育想如何玩转体育赛事直播?

刘建宏:如果失去了希望和努力,永远不可能扳回比赛 | 人间

从三杆枪到300人公司:76人CEO的20年逆袭传奇 |人间

入行12年,亲历众多体育历史时刻,她说记者要学会思考 | 人间




关键字 : 明星经纪 刘建宏 企鹅直播
0
0
  • 关注微信
  • 返回顶部